劝中国人别吃中药,这种傻事连世卫组织都不干

就看你对中医药是不是真爱、信心有几分了。
1
昨天有两张图被转爆了。它们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网站。
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专题问答”栏目里,有一个问题是“我不该做哪些事情”,这两张图就是WHO对此回答的中英文版本。
即使你看不懂英文,至少也能看出来,英文版本有四点,中文版本只有三点。中文版本没有翻译过来的那一句英文原文是这样的:Taking traditional herbal remedies.
看不懂没关系,我也看不懂,还好有网易有道。机翻一下,意思是:服用传统草药。这下看明白了。对全世界其他人,WHO告诉他们别去服用传统草药;对习惯熬中药的中国人,WHO却隐瞒了这一句,哪怕这样做不仅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没用,甚至可能有害。WHO啊WHO,我还以为只有生活在神奇土地上的我们会自我审查,没想到你浓眉大眼的,怎么也背叛了革命呢?可别忘了,你说好的,“我们的目标是为世界各地的人们创造一个更美好、更健康的未来”。但是接下来,我发现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之中:这中药我是该吃呢,还是不该吃?2
先问一个问题:你知道目前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最神奇的药物是什么吗?不是瑞德西韦。3月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刚说了,瑞德西韦于2月初在中国开展了两项临床研究,目前还没有得到研究组的明确结果,因为双盲实验还没有正式揭盲。告诉你吧,答案正是一种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草药——清肺排毒汤。有多传统?清肺排毒汤其实是个集成的东西,由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为主组合而成,类似于达文西研制的“要你命3000”……
这四个方子都出自《伤寒杂病论》。《伤寒杂病论》谁写的?张仲景。张仲景哪个年代的人?东汉。不多不少,离现在正好一千八百年。一千八百年是什么概念?这么说吧,靖康之耻在1127年,差不多恰好在中间。也就是说,我们离郭靖黄蓉,就像郭靖黄蓉离张仲景那么远。够传统了吧。有多神奇?“2月27日,已经在10个省66个定点医疗机构开始使用,参与观察的病人是1183例……现在已经有640例出院,457例症状改善,疗效非常好。”“2月28日,清肺排毒汤在全国10个省份使用患者中的总有效率达到了93.12%。”“部分患者出院的时候还要求带药出院。”这些语句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网站上都可以看到。都是出自新华社、央视新闻这样的中央级媒体,能不信吗?一千八百年过去了,中国人抗病毒靠的还是张仲景,你说神奇不神奇?这么一个神药,如果不幸感染了该死的冠状病毒,你是选择吃还是不吃呢?厘清思路,仔细分析,我得出的结论是,分三种不同的情况来决定。第一种情况:你看得懂英文,并且相信WHO。那么根据WHO的英文版建议,“Taking traditional herbal remedies”当然是你不能去做的。第二种情况:你看不懂英文,并且相信WHO。那么根据WHO的中文版建议,你爱吃不吃,反正WHO不拦你,当然人家也没说这玩意是有用还是有毒。第三种情况:你看不懂英文,并且相信中医药——那还用选吗?肯定是吃了。老祖宗的宝贵遗产,官方机构的大力推广,这股千年力道,加上新时代的加持,想想都带劲,病毒还不快快退散?3
这么一个神药,也是借了这次疫情的东风才得以大行于世的。检索知网,以“清肺排毒汤”为主题的文献有13个结果,其中只有一篇《清肺排毒汤治痤疮》发表在2014年,剩下的12篇全部发表在今年2月以后。这个过程是怎么启动的呢?1月27日,中医药管理局以临床“急用、实用、效用”为导向,启动了“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剂临床筛选研究”工作,选择了清肺排毒汤,在河北、山西、黑龙江、陕西四省开展了清肺排毒汤救治确诊患者的临床观察。2月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下发了《关于推荐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的通知》,推荐全国各地使用,“可以用在轻型、重型甚至危重型,没有用过中药的患者也可以使用”。清肺排毒汤就这样成了能够彰显传统文化自信的中医药之光。为了予人方便,我把清肺排毒汤的配方和用法写在下面,免费提供,拿走不谢:麻黄9g,炙甘草6g,杏仁9g,生石膏15—30g(先煎),桂枝9g,泽泻9g,猪苓9g,白术9g,茯苓15g,柴胡16g,黄芩6g,姜半夏9g,生姜9g,紫菀9g,冬花9g,射干9g,细辛6g,山药12g,枳实6g,陈皮6g,藿香9g。传统中药饮片,水煎服。每天一付,早晚两次(饭后四十分钟),温服,三付一个疗程。有心的人可能在里面发现了一个扎眼的名字:细辛。细辛含有马兜铃酸,而马兜铃酸早就被证明具有肾毒性。前几年《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的一篇封面论文还指出,华人肝细胞肝癌(HCC)的发病大部分与长期接触马兜铃酸相关,在台湾这一比例接近80%。怎么办?清肺排毒汤里面有细辛,还能吃吗?咱们的学者说能。
论文的摘要是这样写的:清肺排毒汤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推荐临床使用的中药复方,临床疗效显著,由于受到“细辛不过钱”传统认识的影响,部分学者对清肺排毒汤中使用细辛6g提出质疑。该文基于文献回顾,系统整理了古代经典方剂和现代临床中细辛的应用情况和使用剂量,梳理和分析了古今医家对细辛毒性的认识,探讨清肺排毒汤应用细辛的合理性。结果发现:①历代本草文献对细辛的毒性记载并不相同,“细辛不过钱”“细辛有毒”认识的形成曲折而又复杂,具有一定的片面性;②现代临床应用细辛的剂量并未拘泥于“细辛不过钱”传统认识,多数临床医师根据临床实际情况,合理增加了使用剂量后获得疗效,未发现不良反应;③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处方管理办法》等政策法规,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需要酌情增减药物的使用剂量。因此,以临床“急用、实用、效用”为导向,细辛在清肺排毒汤中的使用安全、有效、合理。好吧,细辛就在里面,判断它有毒没毒,就看你对中医药是不是真爱、信心有几分了。最后,我还想留一道思考题:让我们回到开头那两张图,想一想到底WHO为什么要搞出一个删节版呢?想来想去,我只想出了一个解释,那就是WHO是我们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实在不忍心打击我们对传统草药的热爱,伤害我们的感情,所以不得已出此下策。既然是老朋友,就得互相支持,互相帮忙。朋友多了,才好走天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