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中国

01第一次知道中国人能吃,是几年前和一个日本朋友经常见面。有一次他请我去吃自助餐,178一位,他只拿了很少的食物,一个盘子只装了不到三分之一。而我因为减肥,又是晚餐,所以也只拿了点蔬菜,水果和鸡肉(别…

01第一次知道中国人能吃,是几年前和一个日本朋友经常见面。有一次他请我去吃自助餐,178一位,他只拿了很少的食物,一个盘子只装了不到三分之一。而我因为减肥,又是晚餐,所以也只拿了点蔬菜,水果和鸡肉(别问我俩到底为啥要吃自助餐?问就是抽风。)吃了一会朋友突然兴奋起来,看着周围:你看旁边桌的客人吃得好多哦。我一看,两个女士带着一个小孩,独占了一桌,空的盘盘碟碟已经摆满,还在整盘整盘地拿。中国人好能吃啊!朋友叹,甚至要拿出手机拍照,被我按住了。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以身形,概率来讲,中国人在亚洲国家里,属于很能吃的这个现象。02
后来我和朋友去日本玩,在餐厅里点一个套餐,端上来就傻了,就算是我这种吃得少的,都提出一个天问:这能吃得饱吗?我们在六本木的时候,有一次实在想吃口热乎的,就进了一家中餐馆。我和朋友两个女生,点了一荤一素,一屉包子。这是很小的饭量了吧。我旁边桌的一对男女,客客气气,好像刚刚开始交往的样子,两个人只点了一屉包子,在那慢条斯理地吃。“不会只点了两个包子吧”我心里嘀咕,一直到我们吃完,发现他们也很吃惊地看我们。一直到我们吃完,都没有上别的菜。真的就点了一屉包子。03
在吃这件事上,我还是能够保持理性的。后来我跟朋友分析,咱们总觉得吃不饱,其实这是一种感觉。但这肯定不科学,不信你看日本连男人都吃这个量,吃完照样干体力活。这说明人其实并不需要吃那么多东西。后来我试了一下,就按照日本一人食的分量吃,确实总觉得没吃饱,但其实也并不饿。恰恰相反,六分饱时的身体状态其实更舒服。所以当时就想,以后我都只吃到六分饱就好了,可是回国几天就故态复萌,每餐吃饭挺脖。04
人之所以好吃,有些是生理的因素,有些是心理因素。小时候读过一句话:心不饱,零食填。其实有时候好吃,是因为心里对饥饿的恐惧,深深地刻在骨子里。多吃一点,多储存一点脂肪,以便应对随时而来的饥荒。这种心理可能世世代代地遗传的,所以抖音上的吃播特别受欢迎,人们摄入超出自己真正需要的食物。但与此同时,大家又都不把食物当回事,肆意浪费着。前两天我们工作多点了两盒饭,同事要扔了,我很舍不得。说也许可以送给乞丐。结果被同事嘲笑,一个是现在乞丐也不要吃的了,只要钱,扫码支付。一个是我这种不该浪费粮食的观念,是中年人老土的观念。05
老土就老土吧,反正我自己觉得这样挺酷的。记得我当年的一位心理学老师说,自由感和自由意志不是一回事。自由感是我想吃鸡腿就吃,自由意志是我想吃的时候,我可以吃,我也可以控制住不吃。聊这些,是因为今天微博开始整治大胃王吃播内容,原因是宣传错误观念,浪费粮食太严重。强制干预我不赞成,但浪费粮食,确实是一件非常不酷的事,追求美食和贪吃不是一个概念。就算从身体健康的角度,少食多餐,适当饮食也是更适合的。日本人吃那么少,但他们长寿老人特别多。其实,我们也没有那么饿的。饕餮中国,有时候让我看到更多的是把吃当做一种治愈。但其实,心里的匮乏,要用心去解决。内心空虚的民族,再多的食物,也是填不饱的。
推荐阅读:成年人的世界,没人有义务让着你的上篇:所谓好人,不过是有恻隐之心的普通人我的新书上市啦,
点击图片购书,赠送专享艺术家王鹤签名画卡。
当当链接内容 ↓
点击图片即可下单
《我想不卑不亢地面对这世界》
当当专享艺术家签名画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