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气质是什么

本文首发在功夫财经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四十周年,最近从政府到民间,各届都在举行纪念活动。今年也是珠海和汕头这两个经济特区的生日,只是深圳太过耀眼,人们的万千宠爱集于一身。深圳从小小的“渔村”,成为有…

本文首发在功夫财经
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四十周年,最近从政府到民间,各届都在举行纪念活动。今年也是珠海和汕头这两个经济特区的生日,只是深圳太过耀眼,人们的万千宠爱集于一身。深圳从小小的“渔村”,成为有国际影响力的大都市,只用了一代人多点的时间。这样的发展奇迹,人类历史上都不多见。深圳为何成功呢?有人说是中央支持,给的优惠够大,也有人说深圳毗邻香港,吸引外资方便。这些说法都对,却往往忽略了深圳的人。改革开放后,深圳得风气之先,全国渴望发财的人涌到这里。最早一批的“新深圳人”,赚钱不要命,他们塑造了深圳最早的气质。1979年,当时深圳特区还没成立,蛇口在建工业园。运石料的工人每天装卸20~30车,传统计划式的40车定额工作量,经常完不成。为了加快进度,“蛇口之父”袁庚改变制度:工人完成定额工作量,每车奖励2分钱;超出定额的工作量,每车奖励4分钱。政策一出,工人们像被拧上发条,他们起早摸黑,不加休息地干。每人每天装卸石料达100车以上,每月能多赚100元。这笔钱相当于当时城市职工工资的3倍,放在普通工人身上,算很高的一笔收入了。改革引起不小的争议,“发奖金”在当时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幸好改革优势显示出来,“4分钱的改革”给蛇口工业区建设创造了上百万产值。这成为中国分配制度改革的先声——劳动者收入不由计划者规定,而是劳动者和用人者自由合意形成。能者多赚,多劳多得,只要肯拼博,就能多赚钱,再没有别的条条框框。这样的制度在当时环境下,太有吸引力了。据说,当时在南海的任正非和湛江的马明哲,都受蛇口政策影响,前来深圳淘金。起早贪黑做生意,没日没夜地工作,在早期深圳创业者那里,都是寻常不过的记忆。拼命工作固然辛苦,对很多人来说,更多还是喜悦和兴奋。对没机会、穷怕了的人来说,能凭努力多赚钱,不正是深圳最有魅力的地方吗?蛇口最早打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标语,此后是“三天盖一层楼”的“深圳速度”。深圳这座城市有别于其他,最重要的气质是移民的奋斗精神,这是深圳创造经济奇迹的精神资源。时至今日,深圳每年还吸引几十万年轻人前来。比起早些年辛苦,现在条件好多了。对这些年轻人来说,深圳仍然意味着梦想。不打拼,何必背井离乡?深圳特有的拼博气质,也是这座城市的改革动力。慵懒的城市难有改革创新,只有忙忙碌碌、焦躁着想赚钱的人群,才时时想着技术创新和制度变革。他们不能忍受止步不前,对制度不合理非常敏锐。小小的蛇口工业区,率先改革劳动分配制度,劳动用工制度,干部人事制度、工程招投标制度。深圳是第一单土地拍卖、第一次打破“铁饭碗”、最早取消粮票、第一个商品房小区、最早实行住房商品化改革……等改革的发源地。最早一批深圳人,他们敢为天下先,在赚钱渴望下推动了一系列改革。改革获得认可,市场环境变好,进而吸引移民加入,这个城市的气质在传承。1980年代的几个经济特区,大多已经泯然于众,只有深圳还保持鲜明的开放、进取、创新气质。这种城市氛围应该珍视。纪念特区成立四十周年的日子里,一部《深圳经济特区健康条例》立法受到关注。媒体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深圳再次引领潮流。然而在我看来,这部《条例》却是在破坏深圳的城市气质。深圳不需要这样的法律。最引人关注的是“强制带薪休假”制度。《条例(草案修改一稿)》提出,用人单位应当严格执行员工带薪休假制度,人力资源保障部门和工会等组织应当加强对用人单位落实员工带薪休假制度的监督检查。试想,如果深圳一开始就实行这样的法律,如何吸引人们前来?深圳的最大魅力是宽松的环境,自由的市场,人们可以自由合意。直到现在,很多深圳的企业、实行每周六天工作制,不是企业不想提供更好福利,而是竞争所迫,想更快地发展。这是经济发展程度决定的。当经济水平不能支撑足够好的福利,强行派福利,不会有什么实质性改善。政府大可规定,劳动者每周休息2.5天(正如一些城市已经施行),强制带薪休假,一年孕产带薪假,等等。看似诱人的福利,企业很容易规避:调低工资水平,增加日常工作量,就可以了。只有经济水平提高,真实福利才会增加。深圳工资水平居于全国城市前列,当地高薪企业众多,员工拥有优渥的福利,一些企业的普通员工,甚至有机会“财务自由”,这是其他城市白领难以想象的。深圳是有996,996背后是有更大的机会。加班不只是996,还有普通的早晚班、季节性赶工、旺季的连轴转。具体到不同行业,工作时间灵活,老板安排自由,这样才有高效率。倘若加个班就碰高压线,动辄“人力资源保障部门和工会等组织”监督检查,不知道多少企业要被折腾死。《深圳经济特区健康条例》看似美好,不过是以关怀劳动者健康的名义干预经济。表面温情脉脉,其实剥夺机会,让深圳变得平庸。“强制带薪休假”只是一例,《条例》还有一些模模糊糊的糟糕规定。“(企业)应加强员工健康管理,员工上岗前应当取得有效健康合格证明,并学习相关卫生法律知识和公共场所卫生知识且考核合格”;“(企业应当)定期做好公共场所清洗、消毒、保洁,公共场所的空气、微小气候、水质、采光、照明、噪声、顾客用品用具等应当符合国家卫生标准,公共场所卫生检测结果应当在显著位置公示”;“用人单位应当创造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工作环境,并履行下列健康工作职责……”这些许愿式的立法不能改善什么,徒然分散企业家注意力,增加企业负担,干扰企业经营。有人说,这些规定实际不可执行,影响不大——但授予官员权柄,使他们能以各种奇怪的理由干扰企业,就够麻烦了。城市居民健康水平提升,一定是经济水平提高,社会发展的自然成果,而不是靠政府管出来。政府当管住伸手的冲动,不要觉得自己什么都能行。《深圳经济特区健康条例》修改稿最近提请“二审”,媒体都将“强制带薪休假”视为大好事。太多人误会了深圳。深圳从来不高大上,它的精神内核是草根,是敢拼敢闯,让市场创造奇迹。福利主义不是属于深圳的标签。今天的深圳,常被指为“内卷之都”。内卷化原是农业领域的术语,引申出来,指零和博弈下的内耗。现在这个词有滥用的倾向,很多人说深圳年轻人是“人肉电池”,在无谓地消耗。深圳不是体制内单位,它实行市场经济,私营企业占绝大多数,市场有竞争,经济就进步,年轻人也是受益者。深圳工资水平高,选择和机会多。这对年轻人而言本身就是价值。很多人呼吁年轻人别来深圳。真正的问题是,深圳生活不易,为什么年轻人还不断前来?深圳确实可以做得更好。这个城市应当供应更多土地、放开住房限购,减少对租房的干预。通过增加住房供给,降低年轻人负担,缓解他们的焦虑。深圳应当降低幼儿园、学校和医院的兴办门槛,缓解教育医疗资源的紧缺。深圳每年吸引数十万人口,享受着人口红利,却还在严格地执行计生政策,也是让人匪夷所思。深圳可以改革冲锋的还有很多,它应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市场经济的旗帜。现在虽然已经跻身一线城市,深圳还远不到自鸣先进,放弃奋斗精神的时候。觉得好看?转发朋友圈或者点在看↓↓ 表示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