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文苑天栏地题记:本来今天应该回婆家,却因孩子作业较多,未归,看着嫂子传来的老屋照片,心生波澜,毕竟,一别已是十余年,岁月带走的,是有限的青春,留下的,是无尽的感慨,且附诗一…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文苑天栏地
题记:本来今天应该回婆家,却因孩子作业较多,未归,看着嫂子传来的老屋照片,心生波澜,毕竟,一别已是十余年,岁月带走的,是有限的青春,留下的,是无尽的感慨,且附诗一首,纪念那些永远消失的人与事。
老屋
文/杨娜
一片残垣,
埋葬了多少故事?
犹忆得,那个冬天,
我在这里,叠起新被,
往漆黑的碳盆里,
添了一把新柴,
跳跃的火苗,
映着一个新娘,
青春的脸。
那个冬天,
一个女子第一次来到这里,
破旧的木门后,
是一张张纯朴的脸,
粗糙的手,
镌刻着岁月的风霜,
沟壑的脸,
承载着遥远的苦难,
那个冬天,
没有暖气的泥坯房中,
异常寒,却又暖,
是春节吧,
零星的鞭炮声,
远送了,一载又一载的清贫磨难,
迎接着,一年又一年的坚强平安,
陇间的黄牛,
顽强的耕种,
田间的枯草,
摇曳着牵挂,
满山修竹,淡裹青岚,
所有的浮华掠影,
烟消云散,
隔壁的阿婆,
挎着藤编的竹篮,
泪眼如线,
她说,去我家坐坐吧,
我早已备好了酒饭,
不知道这一别,
是否还有下次的相见?
以后的日子,
我走过很多很多的路,
听过很多很多的话,
却遗失了,
那样一个真实冬天!
有人问,
那是一个怎样的家呢,
我说,忘记了,全忘了
只记得,
房顶的
每一片叶,都脉络明晰,
脚下的,
每一条溪,都清浅自欢。
(文中图片来源于肖家大院,版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简介:
杨娜,供职于某大学附中,人类文化科学知识的继承者和传播者。辛耘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