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修生:?羊相公奇遇记之民间故事

点击上”蓝字”关注我们!

羊相公奇遇记之民间故事
文/余修生
镇平县大余营村的老会计,九十岁高龄的余慎岐先生,眼不花耳不聋,声音似洪钟。在茶余饭后和人们讲一段凄厉感人的故事,很耐人寻味。说有一个员外叫苏老户,继承了父辈的家产,几年后,父母相继去世,撒手人寰。苏老户接过手就经营着上百亩田地,富贵人家,雇佣了几十号人,养着家丁丫鬟数十人,大红的灯笼,悬挂在苏家大院的楼门之上,红红火火,富丽堂皇。员外苏老户前妻病故,膝下无子,眼看着万贯家财,无人继承。古人多情义,三年成追忆。经远方老表爷游说,说南国有一女,生的靓丽,人也贤惠,苏老户一听决定续弦,成就一方姻缘。三年头上喜获千金姑娘,人到中年,皆大欢喜,视为掌上明珠,非常娇惯和溺爱。此时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百花争艳,桃红柳绿,员外请人取名,就把千金小姐取名“春芳”。姑娘长的美丽端庄,长发披肩,灵秀可爱,加上爱好学习,对于诗词歌赋很有研究,闲暇时分主攻琴棋书画,尤其擅长竹林飞鸟之图,栩栩如生。夫人和员外更是疼爱有加,每次听到琴声,总是开怀大笑,盼望着有个好人家,将是女儿的安身之所,更是希望有个乘龙快婿,能够考取功名,自古有才子配佳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员外膝下无子,只盼望女儿长大,找一个乘龙快婿,自己老了也有个依靠。员外眼前总是浮现有状元郎,敲锣打鼓,十字佩红,到来府前,迎娶富家千金。越想越得意,不觉笑出声来。且说姑娘春芳,长到年芳二八之时,正是豆蔻年华,心事重重的年龄,深居秀楼,待字闺中。每天只有小丫鬟小桃红作伴,心里郁郁寡欢。这一天,姑娘春芳坐在梳妆台前,满脸愁容,一脸不高兴,不住的轻叹。小丫鬟一看,急急问道:“小姐,今天发愁不知所为何事?”姑娘摇摇头,没有说话。小丫鬟又问:“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哪里不得劲了我去请各郎中看看。”说完就要出门,不料一把被姑娘拉住。姑娘春芳说:“小桃红,你跟着我这么长时间了,姑娘我身居这闺房之上,不是诗词就是书画,讨厌至极了。你看我年芳十六岁,不曾到外边走动游玩,更没有和外界接触过,不知道外边的生活,真是井底之蛙,啥也不知道啊。”小桃红一听,计上心来,和姑娘说:“今日晴空万里,姑娘要是想散心,要不咱们去后花园看看花草如何?”姑娘听了,开心的笑起来。一把抓住了丫鬟桃红,就要往外走。小丫鬟左看右看,右看左看,嘟起了嘴。姑娘正在高兴,一看丫鬟噘着嘴,说:“这是怎么了?”丫鬟说:“平时小姐不出门,打扮得花枝招展漂漂亮亮的,今天到后花院去,家郎员丁那么多,让人看见你这个千金姑娘不修饰,不打扮,成什么样子了?”一边说一边把姑娘拉到梳妆台旁,给小姐梳妆打扮起来。打扮完毕,随着小桃红,一路看花观景,往后花园走来。这边花丛花开艳,姹紫嫣红,那边绿树成荫,绿草铺地。看的小姐春芳心花怒放,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苏家大院可是真大,前厅到后院,雕梁画栋,青砖铺底,有二三里地那么远。两边种植的风景树,花花草草,引来蜜蜂嗡嗡,蝴蝶翻舞,杜鹃鸟鸣,布谷鸟飞,夏天蝉鸣,秋季虫叫,冬天小麻雀叽叽喳喳,一年四季的鸟儿总是叫个不停。家郎员丁中,有一个苦命的孩子。从小死了爹娘,是奶奶把他拉扯成人的。整天给人以放羊为生,人称羊倌。十三岁这年,无意间羊倌捡到一本书,经人指点,羊倌知道这是私塾课本,于是他开始潜心学习,不会的字词,就跑到村外请教教书先生,先生见他一脸赤诚,一副求知的模样,着实令人爱恋。于是,就告诉天天来,无偿教羊倌学习。羊倌一边放羊,一边心里默默记下先生教的知识。这一天,羊倌放着羊,突然发现一只小羊躺地下起不来。火速跑回来拿药。由于他慌不择路,一头撞进了姑娘的怀里。羊倌满头大汗,白净的面容,略显清瘦,但是遮挡不住一脸的秀气和英俊。险些把姑娘撞到,羊倌一把将紧紧抱住。小桃红一看,这成何体统?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啊?!刚要张口叫喊,却被姑娘捂住了嘴。原来,正当摔倒的一刹那,姑娘定睛观瞧,心中怦然心动。这不是自己苦苦寻找的依靠吗?特别是刚刚被羊倌紧紧抱住,那份温暖,那份担当,那股力量,和恐惧的眼神,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在梦里遇见过。机灵鬼小桃红一看,顿时明白几分。佯装着没看见。只见姑娘轻轻问着羊倌如此匆忙,为了何事?羊倌一一作答,口齿伶俐。姑娘顿生爱慕之心。眉目传情之见,羊倌出身低微,怎敢有高攀之心,羞涩的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事。羊倌认错匆忙的走了,留下姑娘咯咯发笑。有了这一次的偶遇,姑娘没事就和丫鬟桃红商量,去后花园走走。丫鬟自然明白姑娘的意思。点头应允。无巧不成书。每次总能看见羊倌,不是忙这,就是忙那。有时候,姑娘就是为了想看一眼,然后再走,心里也会高兴许久,羊倌也看见姑娘,嘿嘿的笑着,忙着手里的活。回来的路上,丫鬟说:“小姐,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喜欢相公的憨厚朴实,就是喜欢也不能在一起啊。唉!别胡说啊,要是让老夫人知道了,看我不打死你!”姑娘扭打着丫鬟,满怀心事的说。丫鬟说:“我相信命,不知道小姐信不信?”姑娘说:“我相信命但更信缘分!”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夫人要去庙里烧香,求菩萨恩赐,生个男孩,为员外传宗接代。丫鬟知道夫人要去烧香,告诉了小姐。小姐找到夫人,说明想出去走走,透透气,老夫人同意了,带女儿前往烧香。繁华热闹的集市,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闹市,走过一片树林,来到山脚下,前面不远处就是寺庙。母女俩进了寺庙,默默跪在神像面前,轻轻的叩首膜拜。祈求神灵保佑。保佑平安。可是员外爷就是不争气,怎么也让夫人怀不上孩子。中药调理数年,也无济于事。四年光景,羊倌起早贪黑格外勤奋,掌握了很多的知识,闲暇功夫,给村上的秀才,可以在一起谈天论地,一个秀才说:“你如此才华,何不来年咱们一起去考取功名呢?”结果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说起来。说的羊倌动了心思,跃跃欲试。羊倌回到家,闷闷不乐,满腹心事,只因为没有银两盘缠,如何能去京城?他的心事被老奶奶发现,心疼的说,“孩子啊,你的命不好,学点知识,也是你祖上有德,如果真能考取个功名,也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了。‘’说罢,取下了头上的银簪,便低声抽泣起来,递给了羊倌。老太太的头上的银簪,是老太太的祖母在老太太出嫁时,送给老太太的礼物。老太太如获至宝,不管再难,也不会轻易拿出卖掉,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会做出决定的。这可是,老太太的传家宝,心爱之物。羊倌一看,银簪明光闪闪,好似一把微型宝剑,手柄一头细丝悬挂一只褐绿色珍珠玛瑙。分明是奶奶的心爱之物,拿出来攻自己考取功名,泪眼婆娑,泪如雨下。扑通一声,给奶奶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奶奶说:“孩子啊,你答应我,变卖之后,等你有钱了,一定要把他给我再赎回来。这是一件宝贝。他可以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羊倌认真的听着,使劲的点了点头。羊倌继续放羊,伙计们继续干自己的活。羊倌摸着兜里奶奶给的银簪,心里充满了希望。他计划着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姑娘,让姑娘给出出主意。无独有偶。这一天,机会终于来了。他看见姑娘和丫鬟同行,又来游玩散心。他放下手里的活,远远的望着姑娘,不远处,姑娘含情脉脉,正朝他这个地方走来。丫鬟慢慢退后,羊倌进步上前,深施一礼,小姐面带桃花,嘻嘻 的笑起来。羊倌说:“小姐,我准备要考取功名,估计很快就要去京城了。”小姐听了,心花怒放,如此正好,不住的点头。小姐一摆手,让丫鬟过来,附在耳边,让丫鬟回到秀楼,在箱子里的最底层,有纹银,不管多少,拿来就是。丫鬟听罢,转身回去了。这里只留下了羊倌和姑娘,二人苦诉衷肠,姑娘有情,羊倌有意,愿意携手。羊倌顾虑担心老员外老夫人不会同意,姑娘说,父母这边有她努力。越说越投机,越说话越多。不料天色有变,一个炸雷响彻天际,一眨眼大雨就瓢泼似的下起来。羊倌拉着姑娘纤细的手,到茅屋避雨。雨过天晴。丫鬟来到。看见姑娘面色红润,似有羞涩之状。把银两交于姑娘,站在一旁,羊倌看着姑娘拿着银两送给自己,作为进京赶考的盘缠,禁不住给姑娘跪了下去。夫人派人到秀楼找姑娘,却找不到丫鬟和姑娘,召集家丁迅速去找。姑娘和 丫鬟行至途中,被管家质问,和他人幽会之事。是不齿之丑。随着带入见过员外及夫人。姑娘再三不说。丫鬟不慎却漏了口风。常言说:家丑不可外扬。老夫人让丫鬟带小姐回了秀楼,严加看管,不得外出秀楼半步。老员外得知详情,大发雷霆,这还了得,成何体统?老员外咽不下这口恶气,还让自己丢尽了脸。这还了得!表面上和和气气,私下里让管家想办法除掉这个心头之患,免得日后惹出祸端。后花园茅屋里,羊倌依旧在这里忙碌,心想着考取功名后,迎娶姑娘,不忘姑娘一片痴情。正想着,屋里却闯进来管家和几个面目狰狞的人,不由分说,把羊倌五花大绑着,准备押到大山深处。管家心想,图财害命这事,咱也没有图到啥财啊。干嘛送那么远,到时候弄不好事情败露,会吃官司的。正想着,突然眼前一亮,后花园拐角处有一口大井,就在面前不远,一个眼色,几个手下,七手八脚的,把这个苦命的羊倌推下井去,只听得“普通”一声,可怜的羊倌井底落难。卒年一十七岁。人们七手八脚,把大碾盘盖在井口。且说千金小姐,自从和羊倌结识之后,就把希望寄托在羊倌身上,但等着羊倌能高榜得中,迎娶佳偶结为连理。谁知道,事情败露,被老夫人严加看管。只能在秀楼上,暗自神伤,等那个心中的白马王子,高榜得中,来迎娶美女娇娘。老员外身患恶病,不久于人世。撇下了老夫人和小姐,母女俩相依为命,苦度时光。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转眼三个月过去,丫鬟发现姑娘身体异常,悄悄问小姐,这是怎么了?姑娘不做声,瞪了丫鬟一眼。姑娘自己也发现吃东西,老是恶心难以下咽,四肢无力,头疼难受,莫不是得了什么疾病。夫人前来问及,姑娘一五一十给夫人说了,相思之苦,不由得声泪俱下,只想着等着他,早日来迎娶自己。夫人一听,知道自己疏于管理,娇生惯养才惹下大祸。不禁吃了一惊,原来是木已成舟,生米做成熟饭。现在老员外也去世了,也只好如此。主义一定:先把孩子生下来,抚养成人,也就是了。张灯结彩,过了春节。小姐央求夫人,派人前去寻找相公,尚若名落孙山,流落街头饿死不成?如果考取了功名,却为何不来迎娶。难道有了新欢忘记旧爱不成?夫人立即派人去找,打探多日没有音讯。家郎员丁,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乱说。管家心生善念,却在那个茅草屋里找羊倌的遗物,发现屋角处掉在地上的一个光秃秃的银簪,回府上交于小姐。时间过得真快!第二年五月,便生下一个七斤半重的男娃,高兴的夫人咧着嘴笑。小姐看着胖嘟嘟的孩子,越看越像孩子他爹。日思夜盼,她更加思念眉清目秀的羊倌相公来。寒来暑往。日转星移。日子像日历一样,一页一页,像秋天的落叶。孩子帅气聪明,请来私塾先生,教孩子读书学习,将来考取功名,寻找忘恩负义失踪多年的父亲,为母亲主持公道。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成为本地有名的秀才。冬去春来。转眼孩子一十八岁。英俊潇洒,谈吐不俗,出口成章,指物作诗立就。皇王科选,三篇文章,大受赞赏,皇王恩准,提名头名状元。鸣锣开道。回乡省亲。夫人人老珠黄,持家操心过重。这一天,她找来管家,仔细询问当年之事,管家如实道来。老夫人听罢禁不住失声痛哭,责骂老员外心太狠,背地里下了黑手。害的孩子没了父亲,女儿没了丈夫。正在屋里大放悲声,却听到外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声鼎沸。有人大声叫喊:状元爷回府了。老夫人急忙叫人请来女儿,当着管家的面,一五一十给女儿说了,千金小姐肝肠寸断,昏了过去。怎奈状元是文曲星下凡,上神护佑,固体金身,听到如此情况,火冒三丈,要让管家带路,打开大井,定要看个究竟,救出父亲。状元一行人,来到后花园,在拐角处,果然发现一口失修的老井,上方用大碾盘盖着,碾盘中间,有一个一尺左右的孔。状元爷命人挪走大碾盘,探着身子,往井下望去,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有人说:“拿根大绳下去看看,便知分晓。”有人说:“把水提干,也就可以了。”状元郎止住泪水,一挥手,众人不再多言。只听状元郎连哭带喊:“父亲啊,父亲,孩儿来看你来了。你死的好苦啊”连叫数声,只听得井下,轻轻哼哼似乎有动静。状元郎接着又喊,再仔细听,果不其然,井下却有声音。状元郎急忙命管家下井救人!早已吓得哆嗦的管家,一看事情不好。急忙磕头求饶,祈求活命。状元郎说:“免你一死,快去救人!”管家等人下井,救出了羊倌。但看这位羊倌,吉人自有天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满色红润,依然是当年英俊的模样。千金小姐苏醒来仔细看过,欣喜若狂,十八年的守候,终于如愿以偿。原来,羊倌被管家推下井后,井底很深,此井多年弃用,下边是沙层,温度很低。羊倌落井,昏迷不醒。怎奈被管家人等撕扯之时,把银簪掉在草屋之中,珍珠玛瑙却落在口袋里,珍珠玛瑙乃玉石之王,仙气神力,护体福佑。致使羊倌魂魄未散,尸骨未腐。突然听到井口吵吵嚷嚷,还有人哭喊着他“父亲”,要知道,文曲星下凡,呼喊“父亲”,通彻天宫,响彻地府。掌管生死簿的黑面阎罗,也彻查了此案,羊倌阳寿未尽,科第未及,虚位以待,同意还魂。说时迟,那时快。羊倌一个激灵,瞬间生还人间,苏醒过来,眼前的情形,似乎点化知晓。梳洗更衣,羊倌庭前拜见老夫人,和小姐见了礼,成全了千金小姐的心愿。老夫人张罗着给状元郎贺喜,张罗着给羊倌和小姐完婚。天降祥瑞,真是双喜临门。老实人不吃亏,老实人天照应。这也应了民间俗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算不如天算。苦命人感动了上苍。赐得文曲星下凡,搭救羊倌阴世还阳。一家人开开心心,打理着整个庄园,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巧的是,第二年,羊倌去赶科考,及第高中,皇上钦点为头名状元。此正是:悲催苦命郎,神仙来帮忙;科举得高中,父子状元郎。羊相公奇遇记。这就是民间传说:“爹十七,儿十八”故事的由来。

个人简介:余修生,男,70后,汉族,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大余营人。曾致力于写作二十余年,以散文、诗词,中篇报道,纪实文学,家乡史记为主。始终热爱家乡,感恩父母,挖掘村史,铭记家史,砥砺前行,牢记使命。用敬畏之心,敬重语言文学,用文字诉说生活,用善心真情,描绘原本的生活。倾力挖掘民间原汁原味的素材,书写地地道道的本土文化和乡土气息,热情赞美讴歌人民发展福祉,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多次在河北一家大型企业,内部报刊上发表作品,特约通讯员。有多篇作品发表于《作家》《当代文艺家》《涅阳文学》《世界经典文学荟萃》等特刊专栏上《岁月情深》已经完稿,编审当中。《史记–大余营失寨系列传》上部已近截稿。《史记–大余营失寨系列传》中部正进行中。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副 主 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裴雪杰小 微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来稿要求: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微信号:lanxinhi88
作者往期文章回顾:
【涅阳文学】余修生:女儿情怀
【涅阳文学】余修生:我的老家大余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