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书雨:肩膀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肩膀
文/顾书雨
父亲的肩周炎又犯了,疼得厉害,要去拔火罐缓解疼痛。拔罐师技术熟练,三下五下,父亲的肩膀上便扣满了大大小小好几个罐子。
十五分钟后,拔掉罐子,父亲肩膀处一个圆圈接一个圆圈,黑紫黑紫的,有几个还渗出了血水,看着有些怕人。拔罐师说:“大伯一定平时干活太多了,这肩膀明显是累得了。”
是啊,父亲的肩膀挑过担子,拉过车,为全家人撑起了一方晴空。
父亲是地道的农民,是生产力还十分低下的时期的勤劳的农民。那个时候,种地主要靠上土肥。土肥是积攒了许久的牛羊粪便和少量泥土的混合体。那时家里没有拖拉机,运输土肥主要靠人力。父亲是用拉车一车子一车子运到地里去的。
父亲用铁锨,一锨一锨地把土肥装进围着粪栅子的拉车里,装得冒高,像一座小山。然后父亲把拉绳挎在肩膀上,双手紧握车把,弯着腰,弓着背,身子使劲儿往前倾着,一步一步出发了。
从家到地里,有一段上坡路,父亲每每此时,都要握紧拳头,放在嘴边“呸”地一声,然后把腰弯得更很,几乎与地面平行,脚用力地蹬着地面,“嘿哟嘿哟”地彳亍前行。拉绳狠狠地勒着父亲的肩膀,像是要嵌进肉里。汗珠密密麻麻的布满额头,挤得站不住脚就一滴一滴淌下来,流进眼里,嘴里,重重地砸进脚下的泥土里。
终于,上来了,父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土肥运到地里,父亲还要一锨一锨地均匀地洒在泥土上。汗珠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父亲看着洒进田里的土肥,笑了,他仿佛看到了庄稼的丰收,看到了家中孩子们有足够吃穿的幸福的笑脸。
人勤地不懒。收获时节,父亲一车又一车的从地里拉回丰收的粮食。父亲走一路,村子里的人羡慕一路:小雨爸,种庄稼的好把式!父亲的笑容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父亲的肩膀担负了全家生活的重任,也承载了子女儿时的几多欢欣。
父亲在闲暇之余,总是带着我们姐妹几个出去溜达。我最小,他常扛着我.我骑在父亲肩上,摘那爬上墙头的喇叭花,挂在低处枝头的枣子……
父亲治疗肩周炎已是多年前的往事了.
父亲已不在多年!
而父亲因拉车而磨破了皮流着血的肩头,因拉车而肩头磨破被母亲补了一层又一层的衬衣,因拉车而弓起的小山样的背,却依然清晰地深刻于脑海。
我曾无数次心痛发誓:等我挣钱了,不要父亲再这么饱受磨难!我要给他买崭新的,舒适的衬衣!
然而父亲没有等到这一天就倒下了,留我与梦中相见。
父亲太累了,他的肩头担负的太多,太多,太重,太重。他大约实在太需要休息了!
一年一度秋风起,父亲已然过世21年了!突然好想他!好想他!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顾书雨,镇平一高教师。
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来稿要求: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