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丽婷: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花落知多少
文/邵丽婷
我说你载我一程,我急着回去呢,跟大夫约好了的。
我们一路无话,你总是寡言少语。路上只有风吹过。
然后你说“你到了,该走了,我回去了!”
待我穿过挤满了整个走廊的等待看病的人群,大夫只是寥寥数语:是你哦,给你排上了,自己找地方等。沙发上椅子上挤满了人,我找到一间空着的有张床的小屋,想着就在床上靠靠歇歇,没想到就这样等着等着睡着了。
梦里是刚刚回来时走的那条路。
秋天的样子,满地的落叶,远山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是蓝紫色的,道路上没有车,我不知道要去哪里,似乎也不急回家,就这样一直往前走着。你沉默不语,梦里尤其如此。路没有尽头,只有车轮碾过落叶的沙沙的声音。
我们要去哪里?
你说,不知道呢!
我倒是希望这路没有尽头,这是我的意愿,一直这样下去,没有明天。人生将没有别离,没有找寻,没有失落。我不会下车,而你也不会说,你到了,该走了。
梦里听到有人喊我,在满屋弥漫着的中药味儿中醒来,秋日的阴冷浸透全身,无比荒凉。心里却只想着我跟梦里的人说再见了吗?我是否不告而别?而他去哪里了呢?早已忘记那是一个梦。
拿着药从诊所出来,在阳光明媚的秋日的正午,我竟然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我不知道有个你啊!这么多年近在咫尺却没有哪一刻哪一瞬间让我认识你啊?
你在面朝大海的城市里长大,我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度过青春年华。夏天风吹过你的脸颊然后吹过我的,雨在你的城市里下也在草原上下。冬去春来,年年岁岁。
去年冬天,最冷的日子,海陀山谷下了厚厚的白雪。初见你,清瘦,安静,话不多,笑起来醉人。我不止一次回想我们说的第一句话,以后我也常常说的话,梦里也不止一次说的话:回去时也带上我吧。你什么时候走,带上我吧。我跟你走吧。
我跟你走吧,在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如果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请让我跟你走吧!
今夏。在你休假的的八月,我一遍遍看你的日志本,用手抚摸上面的字迹,感受你写字时的状态。无论哪一本日志只要从上面看到你的名字,都是心弦颤动的,分量不轻的,沉甸甸的,在心头。
前几日,你说休假要回老家。
然后那个清冷的秋日早晨,我看到楼下有人怀抱一个箱子上来。
他走了吗?我问。
哦,还没有,在楼下,看样子要走了。
我跑下宿舍台阶,又跑下大厅台阶,我看到院子大门缓缓打开,你放回钥匙,坐回车里,大门又徐徐关上,你看到我,你说,走了。
我说走,一起。说这话时我是悲伤的。
我跟着跑出去,敲敲你的窗户,你打开车窗,跟我说,得走了。然后车窗关上。我看到你的车子驶出路口,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路上,我一个人怔怔的站在原地,刹那间又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回家的路上,我透过窗子看着我们常常走的那条路,每隔几天就要走一遍的那条路,秋天的路,梦里的路,沉沉睡去。
梦里,我来到那个面朝大海的地方,你长大的地方,我向往的地方。梦里,我看到白茫茫的大海上孤零零的漂浮着几支打渔船。
梦里,告诉自己,一定要遇见还只是少年的你。
作者简介:邵丽婷,女,汉族,1989年出生,籍贯河北省张家口市,毕业于燕山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现工作于延崇高速大海陀收费站。自幼热爱文学,笔耕不辍。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王殿君|闫立平|孟燕|闫宪|芳草|郭振萍|洋浴海|赵宏岭|邵燕云 |史玉凤|刘少均|张帅|王胜|周绍明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