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雨:错位的爱恋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我们
错位的爱恋
文/张红雨

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对俊男靓女相爱了,就在他们婚前体检时,发现女孩已经患上绝症,只有连续服用下一千颗新鲜的天山雪莲,女孩才能完全康复。
女孩拒绝了结婚,但男孩并没有退缩或者放弃,而是说服女孩和他一起到天山去。他坚信他会给她带来健康和幸福,并且和她会有一生一世最完美的情缘。
他们在天山脚下暂住下来,每天男孩早早地就到高山之巅采集雪莲,女孩就在家里早早地做好饭菜,等男孩回来。
寒来暑往,已经是第九百九十九天了。女孩再一次为男孩系好围巾,并亲吻了男孩光洁的额头:“要小心,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吧。”带着女孩香甜的初吻,踏着厚厚的积雪,编织着两个人美好的未来,男孩就出发了。谁知就在男孩准备返回去的一刹那,急剧降温,大河上下顿失滔滔,一切都被冰封,包括下得正紧的雪花,一直荡漾在男孩嘴角的微笑,还有挂在胸口的那颗开得正盛的雪莲花。
女孩等了又等,把饭菜热了又热。几次出去开门,都是寒风吹动冰块的声音。望着窗外,一条条冰川悬挂,女孩的泪水也结成了冰。一种不祥的预感缭绕着女孩,但是女孩坚信男孩一定会回来的,女孩坚信真爱可以超越一切,真情可以改写神话。
岁月悠悠,一晃就是六十年。女孩曾经满头的青丝已被白发所代替;曾经漂亮的容颜也被时光刻下纵横交错的山川。春天又来了,女孩依然沿着冰川化为溪水的地方去寻找她的未婚夫。
她终于找到他了。在那缓缓地水流中央,那是她亲手系过的围巾,那古胴色的肌肤,象牙般的脸庞,无不都透露出健与美。他的嘴角含着微笑,如同胸口那朵开得正艳的雪莲花一样。她高兴极了,蹒跚地把他背回了家。
在她悉心地照顾下,沉睡了六十年的他终于醒了。记忆若昨,只是感到脸上湿漉漉的,他用舌尖舔了舔,咸咸的,似是眼泪。他慢慢地睁开双眼,只见一位慈祥的老太太深情款款地望着自己。环顾四周,眼前的小屋,就是梦中自己的家呀!当看到紧握着自己的一双老手的右手中指上戴着自己昔日的求婚戒指时,他呆了。
当一切都清楚之后,在小伙子诚心坚持下,一再推脱的老太太终于答应了他们的婚事。洁白婚纱里的鹤发新娘和青春俊逸的新郎看起来是多么不般配呀,可是谁不为他们的真爱动容;谁不为他们推迟六十年的婚礼而祝福。
就在他们结婚的当天晚上,新娘去世了。小伙子就在老太太的坟前搭了一间茅屋,终生未娶,守护着对妻子的最初诺言和坟头那些开满白色的雪莲花。
故事很凄美,也很动人。真爱,自古以来都是被人们推崇和期待的。翩然红尘,执子之手,谁不想要一份地老天荒?可是又有谁知,真爱是需要共同付出的,更需要细心经营和守候的。
在物欲横流、斑驳陆离的当今社会,美丽而浪漫的爱情似乎已离我们远去。遭遇一份真爱,更是难能可贵。爱就一个字,情就一颗心,所以我坚信如果我们可以彼此信任,受得了寂寞,经得起诱惑,守得住繁华,过得起平淡,我们就可以拥有一份天长地久的真爱。·
作者往期文章回顾:
【涅阳文学】张红雨:前生今世,我可以休矣
【涅阳文学】张红雨:葬
作者简介:
张红雨男 1998年7月毕业于南阳广播电视大学英语系。毕业至今一直在镇平县晁陂镇中从事英语教学工作。
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副 主 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来稿要求: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号:lanxinhi8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