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村香豆腐(王琢)

喝豆腐水长大的我,深深爱着你
——葛村香豆腐
也许是上了岁数,最近老想说一句话:喝豆腐水长大的我,深深爱着你。
事因很简单,己亥末,庚子春,荆楚大疫,染者数万,举国防控,人皆闭户,道无车舟,万巷空寂。我除在村疫情防控值守点,了解村内疫情防控感人事件做《美篇》宣传给村人学习外,其余时间就在疫情防控关卡值守。本是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事,可近日发生的事让我常想起,喝豆腐水长大的我,深深爱着你的这句话。我村在终南山下,子午大道穿村而过,虽说距西安市区20公里,但村民进城抬脚就到。便利的交通,让村民高兴,也让村民羞涩。高兴的是出入方便,羞涩的是差别太大。便利的交通,让走出的村民看到了自己的缺点,“没黑没明外出打工,不如守家开挖金矿”。
我村在长安区黄良街道南2公里处,见子河从村潺潺流过,各种树木环护周围,优美环境让人羡慕。我村较小,仅有土地500亩人口170户。但我村很有名,在当地一提起我葛村大名,临近村庄的人都竖大拇哥。“知道,知道,就是喔有名的豆腐村。”我村人所说的“金矿”,就是指“老先人留下来的传统手工作坊——磨豆腐”。甭小瞧我葛村豆腐,近几十年,“葛村豆腐,溢香终南”在省、市、区新闻媒体经常“露面”,2017年11月4日还荣光地登上了中央级报纸——《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豆香缕缕是村庄标志,也是村民致富希望。我村“葛村豆腐”闻名遐迩,颇有天意。据村内老人介绍,“跑回回”时,我们的老先人王顺江、王顺海、王顺喜听从“在朝人”的话,从王曲马厂局连子举家迁徙到回族人毁村弃土留下的田地上垦荒耕种。开枝散叶,形成村庄,沿用原回族村名——葛村至今。乡亲们称现在村办公室所在地“礼拜寺”,就是对这段历史的记忆。当初,老先人为解决生活温饱,在圈画到的土地上辛勤劳动,力争多打粮食。可人的生活不能只有粮食,还要有油盐酱醋。为实现“过好日子”的理想,我们的祖先在迁移到的土地上搞起了家庭副业。
这副业,“本钱少,来利快,失败了也不会伤元气”;这副业,“轻车熟路,在局连子老先人已经经营好多年”;这副业,“发明创造淮南王,手工传承上千年”;这副业,“人人需要好销售,逢年过节好佳肴”;这副业,就是天下苦差撑船打铁磨豆腐之最后一项——磨豆腐。说起磨豆腐,还真要多说几句。在我国豆腐各地都有,大家也不陌生,大城小县,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它的身影。豆腐高蛋白、低脂肪,有降血压、降血脂、降胆固醇的功效;豆腐营养丰富,补肾补脾,价格低廉,老少皆宜;豆腐是我国饮食界“国粹”。在我国年节习俗“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早已定型,人们把幸福的“福”和豆腐的“腐”紧密相连,做豆腐代表祈福。我村老先人在王曲马场局连子就“营生豆腐卖买”,在葛村磨豆腐,发现此地土地肥沃,水质优良,做出的豆腐晶莹剔透,色泽诱人,娇嫩欲滴,柔软滑腻,有滋阴壮阳,豆香醇爽,炒而不散的特性,吃一口想两口,便广种黄豆,操起旧业,点卤豆腐,沿村叫卖。我葛村豆腐,口味独特,营业丰富,保持黄豆天然清香,是宴席上一道不可或缺配菜或主菜;我葛村豆腐,软硬适中,柔韧劲道,因用柴火锅烧,所以甘甜味中略带铁锅烧的清淡苦味。过去当地流传顺口溜“葛村豆腐,子午酒,要看好娃朝北走”就是最有力的例证。现今又说“葛村豆腐好,葛村豆腐嫽,葛村豆腐美名不虚传。如果酒席餐桌上一盘,大家都把眼瞪圆,紧盯豆腐不撒手,筷搛箸拿嘴咥完,你说葛村豆腐嫽不嫽,好不好?!”。
“葛村豆腐”,还因地下特有水质和王氏特有技法成全了特有品质。“葛村豆腐”白、嫩、筋、爽、甜、细、香;“葛村豆腐”久煮不烂,再煮不散,油炸不断,锅炖香甜,口感细爽;“葛村豆腐”白中透着细嫩,嫩中含着筋道,筋味拌有醇爽,爽味留有香甜;“葛村豆腐”手抚光滑如玉肌,轻压弹性显丰腴。无论烧汤烹菜都是上好佳品,在长安终南地区名声鹊起。百十年里,周边民众大番小事均用葛村豆腐。在交通工具不发达时代,我们的先人卖豆腐凭的是两条腿。每天用肩挑豆腐担,游村串街进行粮食兑换,“每次二三十副担子一起出发,走成长长一溜子,场面非常壮观”。先人卖豆腐出门脚沉,回来沉脚。有了独轮车、架子车、自行车后,卖豆腐的场景随之变化,但游村串巷豆腐兜售仍在坚持。磨豆腐,卖豆腐,始终是我村人眼前的“金矿”。自村庄形成以后,“葛村豆腐”这一名号就推进着我村发展。有道是:
旧社会,跑单干,村民独户家中干。互助组,合作社,豆腐手艺在扩大。人民公社大跃进,集体生产共前进。改革开放生活力,葛村豆腐更加红。走街巷,进食堂,还在超市数钱忙。经济发展大解放,妇女经商新时尚。如今你在葛村看,妇女都在豆腐房。磨豆腐,卖豆腐,心悦脸笑皆幸福。无论社会咋变革,豆腐手艺在传承。
看着欢势发展的豆腐卖买,我常在嘴里说:“喝豆腐水长大的我,深深地爱着你”。
我出生在上个庚子年后,自然灾害的发生,让人吃饭啃树皮,剜野菜,吃苞谷壳壳面。次后年月出生的孩子,注定是单薄肌瘦身体。听我奶说,那时候,母亲奶水不够,大人就用米汤油油为孩子充饥。我村土地以产小麦苞谷黄豆为主,谷物少有,哪儿来那么多米汤油油呢?!“豆浆也能喂娃”,在别人的指点下,奶奶抱着我来到了“豆腐房”。那年代,村人集体干活,磨豆腐在生产队豆腐房。那时候,村内的一切都是集体的,村民要在村集体拿东西必须经干部同意。为给我充饥,奶奶寻到了村干部,可干部的话令奶奶心凉。“大家都舀豆浆喂娃,生产队的豆腐还磨不磨?!”“娃哭的厉害,少给舀点也行。”“要舀等会儿豆腐水下来,你舀碗豆腐水去吧。”干部很认真,奶奶舀不到豆浆只好端碗豆腐水喂给了我。
自此,奶奶抱着我“奴咧旦咧”地心疼的时候,总要说我是喝豆腐水长大的。实际在豆腐村生,在豆腐村长的人,那一个没有喝过豆腐水呢?!豆腐水虽说是磨豆腐时被人弃掉的“废物”,但豆腐水很实用。它可以败火,“当人身体上火时,喝点豆腐水就好了。”它可以喂猪,“豆腐水有蛋白质、石膏、热量,喂猪猪肯吃上膘快。”它可以壮地,“豆腐水里含有多种成分,把豆腐水收集涹酸后浇地,庄稼长的很美。”慢慢长大的我,后来有搭没搭也爱和小朋友一起往生产队豆腐房里跑。“豆腐房里的豆腐水随便喝,豆腐房里的豆腐锅渣随便吃。”喝豆腐水,吃豆腐锅渣就是那个时代,我们碎娃掬在手里揣在怀里的“零食”。历经困苦艰难时代的人总忘不了时代的艰难困苦,五十多年过去,如今想起来仍旧历历在目。
为了吃到上好的锅渣,我和小伙伴常常主动帮磨豆腐的大人,铰水、扯柴、倒灰,从室外向室内转运磨豆腐所需要的工具。我村豆腐是用大铁锅烧柴火煮沸豆浆而成,每烧煮豆浆一次,铁锅帮就会贴一层厚厚的锅渣。会烧火,一锅豆浆煮沸后,这层锅渣白筋白筋的,面积也大,吃着也香;不会烧火,一锅豆浆煮沸后,这层锅渣就会烧焦,人吃一口满嘴都是苦味。一锅豆腐锅渣能不能吃,全在烧锅人的心情和技巧。为了多吃豆腐锅渣,我和小伙伴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讨好大人”,为他们提水、扯柴、拿东西。改革开放以后,我也加入到了豆腐生产销售行列。此时,我村豆腐生最红火,刚刚被放开的村民有了生产经营自主权,刚刚被放开的市场有了接纳私有商品经营权,刚刚被放开的营销手段有了商议权。此时的我也有了“时尚”的豆腐转运工具——自行车。我每日骑着半新不旧的“28大驴”,穿梭在我村与他村之间的土路上,扯声吆喝着“卖豆腐”,呼唤需要豆腐的人到自己车前购买豆腐。那个时候,粮食是乡村人民的“第二套人民币”,村民购买物资多是粮食置换,置换最直接,次数最多的商品就是豆腐。那时候,人们都会说:“给俺换几斤豆腐”。那时候,我每天早晨骑着自行车,驮着豆腐顺出村土路长呼而去,中午再驮着置换到的苞谷黄豆麸皮喘气而回。
起初,我感觉卖豆腐还蛮新鲜。每日骑着自行车,走在疙疙瘩瘩的路上,东歪歪西倒倒,悠悠哉晃晃荡买个眼到达目的地,卖完豆腐再蹬着自行车似飞似跑又似追撵头颠尾簸回到家里。吃过饭后再端起一杯水,坐在街门口的石头上胡说浪谝。时间一常,我就有点不耐烦了。每天带出去的豆腐,不是都处于雄市,碰到卖买雌的时候,一板豆腐要卖完需要五六个小时。我骑着自行车,转一个村没人买,再转一个村还是没人买。骑呀骑,转呀转,好不容易碰到有人买豆腐了,中午做饭时间也就快到了。甚或“人家都在门前吃晌午饭了,我的豆腐还没有卖完”,为了尽快处理完当天豆腐,我只能忍饥挨饿骑车兜售。豆腐吆喝卖着,心里却生怨气,“老祖先呀老祖先,你当年选择的这是啥卖买”。怨气归怨气,豆腐还需卖,不然带回家放到第二天就不新鲜了。那时候,普通百姓还没有冷藏设备,电冰箱电冰柜还是城市人得奢侈品!我后来选择了其他职业。多年的拼搏,我发现自己走错了路,当年祖先传承给我们豆腐生意确实是一大“宝藏”,豆腐卖买里蕴藏着许多“金币”。“娃呀,甭小看豆腐这卖买,只要你天天做,他就能挣钱,还能挣大钱”。“拿出你上班的精心和气力磨豆腐,磨豆腐就是一套很好的致富门路”。“磨豆腐这活苦,磨豆腐这活累,它的钱夏天在火里,冬天在冰里。关键看你愿不愿意取,会不会取”。当年祖先说过的话,现今常在我脑海旋转。从村内近年来我村磨豆腐人的发展变化看,我理解了老祖先的话。我们每做一件事,只要持之以恒终能取得成绩。做其他事是这样,卖豆腐也应是这样。和我同龄坚持在村磨豆腐的人,现在日子都好过了。家家户户住新房,户户家家穿洋洋,日子过的一家比一家滋润。有的人家还开上小车卖豆腐。前一晌有位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我葛村豆腐现在火的很,市场内已经不叫“葛村豆腐”,大家都叫“香豆腐”。“香豆腐”,听见没有,叫“‘香豆腐’”。可你还在干东日头背到西日头的事,天天在外胡乱跑,你跑你跑,能跑出啥名堂呢?!我之所以现在说这些话,就是要表达自己的心愿,喝豆腐水长大的我,深深地爱着你——葛村香豆腐!王 琢2020年2月26日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王琢,陕西长安黄良人,华商报发行投递员。
赐稿邮箱:29374343@qq.com
责任编辑: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原创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温馨提示京兆文学
非常感谢您关注@京兆文学!如果您有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添加微信到:chengpeng430,或者发邮件到29374343@qq.com进行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
京兆文学是一个有品位的平台,因为小编是一个双子男,说能上就能上,说不行就不行。不是什么口水文章,口水诗篇都能发的。只看文字,不看姓名。文章不好,就是署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都不行,文章好,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都能上平台。
原创作品授权发布
多投有风险,投前需谨慎
坚决支持原创,打击一稿多投
其他公众号转载,需本公众号授权
若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公众号联系
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京兆文学),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文章发表后7天为结算期,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20元(含2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