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罗曼罗兰说,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仍然热爱生活。罗曼罗兰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说出这句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隔着时光和人海,这句话也许可以这样翻译: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 点击收听【乐读纪】

这里是乐读纪,我是晓苏。今天我想与你分享的一本书,也是一封给理想主义的信——雪小禅的《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这样心素如简、宠辱不惊的和婉女子,
便是文字伶人,雪小禅。
这是一本文字温淡、柔雅、意境闲适美的书,书里没有盛大繁丽的烟火气息,只有寻常生活里的琐细二三,关于吃茶养花、文房清玩、种菜制衣等等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里的寻常事,但作者却能够让朴素的日子盛开成一朵花,把生活过得如一幅古画,一首诗,把时间统统浪费在生活美学里。
这本书,亦如作者本人如莲的脾性,低调宁静,不染尘垢,即便要在这世间为生活的琐事操劳忙碌,但也要出淤泥而不染,要见素抱朴,以文字为道场,修好柔软的心。
最打动我的,是小婵写的M。
M是新疆人,从新疆考出来后再没回去。她一个人游荡好多年。作者认识她的时候,她在南方报业当记者,每天全国飞来飞去,她曾经坐在拖拉机上去采访拆迁,坐着三轮车穿过那将化的冰床,采访一个渔村,岸上所有记者全不敢去,只有她,拼了命坐上那可能沉的三轮车……还有煤矿、爆炸现场……没事的时候,她又睡到日上三竿。作息不规律,生活不规律,常常半夜出现在作者楼下,生性野荡,有颗自由却敏感的心。她可以见花落泪、见草动情,亦可帮助并不相识的陌生人。手中无钱,却总是大把花钱,且多数时候是给别人花。
后来,M去藏区采访养蜂人,要写一个十万字的稿子,如今这十万字仍然没有写出来,她已生了两个儿子,嫁给了当年的养蜂人。这一切注定是传奇。
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M大出血。好不容易生下孩子,又遇到车祸,孩子差点成植物人。在经历过这些动荡后,她离开青海,举家来到中部地区,但她与丈夫开始争吵,甚至吞一整瓶安眠药。被抢救过来后,她带着孩子坐高铁去采访。
度过最艰难的那段时期后,M举家回到青海,回到她夫家生生世世生活的地方。去年,M又生下一个大胖小子。
一个人一段乡村记忆,是这样敦厚、诚恳
作者也写自己,写她在农村生活的日子。写污秽肮脏的厕所,写村里的小土庙,华北平原一望无际的麦田,写对说书人到来的盼望。
她也曾试图远离农村,想把这段痕迹从生活中抹去。离开农村后,她喝上百块一杯的咖啡,穿几千块钱的衣服,穿行于那些一线城市,在农村生活的印记似乎销声匿迹。
但去了西藏后,她才发现自己与那些城里来的女子不同。别人对酥油茶大呼小叫,对一年不洗澡的藏民不理解,抱怨旅馆不提供二十四小时热水,而她到头便水,旅途中渴了就喝山涧的水……
没有人能承担你的痛苦与孤独,
你必须学会独自承担并且假装不疼。
之所以说这本书是给理想主义的一封信,是因为这本书会让你看到理想化的生活是真实可行的。
这本书适合所有浮躁世界里焦虑狂奔的人。繁华与喧嚣背后,每个人都渴望一种平静。无论社会如何繁杂,无论人际关系如何混沌,要过简单的日子、美妙的生活。生活的上品,是不着痕迹,把自己融入自然。
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是把自己活成一种方式,活得没有时间、年龄、性别,与光阴化干戈为玉帛,云山梦水,且听风吟。看似薄情,实则深情。恰到好处的孤独与深情,绝不温暖,但足以心仪。
可素琴白马纵横四海,可心怀广宇爱人及人,可花间饮酒续写缠绵,愿你有这样的生活。
乐读纪周六早9点
网易云音乐 × 晓苏电台
▼ 节目歌单
戳阅读原文查看往期乐读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