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我和庞留村有约(张培忠)

春天,我和庞留村有约
文字:四本张培忠 摄影:魏渊平
年前和少陵书画院张世藩院长在一次活动中相识,他邀请我到庞留村家里坐坐。
过年时,在重庆修铁路的好友成鹏从重庆回来,住在老家庞留村,约我见面。
腊月太冷,冰天雪地,风雪阻隔,道路湿滑,出行不便,我一直抽不开身去,到庞留与两位相见的事情就一直朝后拖着。
少陵书画院张老院长是成鹏的世伯,和成鹏是一个村人。成鹏在他面前说到我,他让成鹏捎话,问我什么时候去?
我在京兆小茶馆听说成鹏二胎生了一个儿子,便惦记着娃出月时给他凑个份子,顺路和张老院长一见,大家聚聚,喝顿喜酒,热闹一下,潇洒走一回。
(四世同堂,成鹏一大家子,喜气洋洋)
(庞留村领导祝贺讲话)
再忙,我也不能冷了一个长者的心。
(高江华,田緒安,田稳强,刘丰,张世藩,安宏武,王小虎,四本,白英举,秦通,刘勇等合影)
(田稳强老师和张世藩老院长)
庞留村是少陵原上的一个文化村。
(安宏武老师,张世藩老院长,成鹏)
(田緒安教授,诗人余晨)
(田緒安教授作品《吉祥桃花》)
(成鹏姨母,张世藩院长,成鹏)
村东汉宣帝的许皇后墓少陵冢在大兆,少陵原因此而得名;村西唐玄宗李隆基的武惠妃墓——敬陵,庞留井明秦王石人石马保存还算完好;村南是一片春冬种小麦夏秋务西瓜的田野,下原畔一个土坡,便是大唐护国兴教寺。周边九井十八寨,汉宣帝杜陵,明藩王朱樉墓大府井近在咫尺。
本土影视明星曹西安
我对庞留村很熟悉,因为我也是在少陵原畔韦兆长大的。
记得小学五年级,我和王少平同学来过班主任成长利老师庞留的家。
记得张若愚还是一个小姑娘的时候,岳父家在庞留邻村西凹,妻子带我看过一次庞留井村的石人石马。
记得2016年,我写“长安系列”大兆时,到庞留村取过夏收的景。
记得2017年,我受成鹏之托,写与众不同的庞留西瓜,专门到过庞留村实地考察过。
(高江华)
我对庞留的路径很了解,东西南北怎么走,了如指掌。
庞留是画家骆孝敏、歌手许巍、文友骆浩的故乡,历史悠久、地灵人杰、风景如画,是我心中一个向往的村落。
(张世藩老院长)
庞留村被文物和文化包围着,我和张老院长成鹏庞留村春天的相约更有意义,对我的写作大有裨益。
(刘勇)
(少陵书画院的书画家在成鹏家现场书画祝贺)
春到长安,柳暗花明,山重水复,我像一只蜜蜂一样嗡嗡嗡地飞翔,辛勤采蜜。循着一首唐诗,寻找人面桃花的城南庄,我来到了离庞留村不远的杜曲街办樊川盛农园。
(田稳强老师)
不巧,王林画廊开幕式和成鹏儿子出月的时间撞车了,都定在了星期天~4月1日。
这一个礼拜简直太忙了,星期一尹村棠棣书画院笔会;星期三文联作协王莽桃花诗会;星期五终于把棠棣书画院的稿子写了出来,赶紧上小兆村给成鹏行礼。万一星期天去庞留村迟到了怎么办?先把礼行了,免得让人误会,落下四本张培忠架子大的嫌疑。
成鹏是一个聪明的小伙,脑子活,有眼色,会来事,在长安人缘好。人前人后把我叫“本哥”,我当哥的应该有个当哥的样子。人和人交往,相互促进,这个小伙我重视。
我重视所有的朋友。星期六,一大早我在太乙宫,当着南剑虹面给他编辑稿子。染头发后,赴翠华山下,刘少怀夫妇给一家婚事摄像,和我商量一件事。孙香琴让我给一个黄良朋友写一篇稿子,表弟打电话要我回韦兆一趟。
我是马不停蹄,东奔西走,还好,天气暖和,我有绿源电动车,跑一百公里电量充足,权当走马观花,欣赏沿途风景。
(王小虎老师)
(安宏武老师)
(少陵书画院的书画老师在成鹏家书画祝贺雷震子满月。)
(孙宝田老师墨宝)
(程石老师贺礼)
2018年4月1日早上九点,我出现在杜曲盛农园王林画廊开幕式活动现场,心里想着成鹏儿子出月子,一心二用,脚踏两只船。
中午11点,张新武打电话,12点秦通打电话,12点半成鹏打电话。不断地催问我什么时候到?大家等得着急了。我回答:晚点到,一定到。
王林画廊的活动结束不了,我不能不辞而别。丢下李应起侯亚隽两位老师,有失礼仪。而庞留村又不能不去,去的太迟了,大家走了,见不到人,又让我落一个不近人情的话柄。
(左明心会长,诗人白英举)
画家王林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酒席中间,当我给他说明情况,他和夫人送我出了盛农园。一再叮嘱我,画廊开幕式的报道要及时,我的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今天来得人大多数我不认识,这个稿子我怎么写还是一个未知数。顾不了那么多了,先上庞留村,不能让庞留的朋友等得太久了,晚上回来写稿子。
春明景和,明媚的阳光照耀南横线,我老马识途轻车熟路,电动车以四十码的速度与激情上春天的少陵原。
二十分钟后,我风风火火来到了庞留村成鹏家。我来迟了,热闹喜庆的场面没有看到,几个朋友也失之交臂。
(成鹏父亲,带着长孙致感谢词,主持人白英举)
成鹏家的第二轮的流水席正在进行中,我看见他兴冲冲地给酒席上华山论剑。他没有看见我,我给秦通打电话。秦通坐过席了,他在成鹏家前面的路边给我挥手。
(终南埙社左明心会长忘情演出)
我骑车过去,看见一群人,书画圈的张世藩安宏武刘丰田稳强田绪安高江华刘勇几个老师都在,还有王小虎老师白英举。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几张字画笑眯眯地叫我“兄弟”,这个人很面熟,但我一时记不上他的名字。我和其他几位老师说着话,几分钟后我想起来了,他是爱说“调皮话”的魏渊平老师~魏哥。
一班人进了张世藩老院长的家,抽烟喝茶,七嘴八舌地说着话,交流书画心得。在座的大伙我都认识,也很熟悉。张世藩老院长还特意把我介绍给他的老伴,说:“这就是四本看长安的那个张培忠”。交谈中得知,他们的大儿子,是作协群里的远在江苏的“舜舟”朋友。
少陵书画院设立在张世藩老院长的家里,他今天组织这几位书画家给成鹏烘摊子。他是老院长,家里笔墨纸砚齐备,一场笔会自然而然地开始了。
外屋高江华画牡丹,
刘勇画鸡,
田绪安教授也画鸡。他把一只雄鸡和一树桃花巧妙地画在了一起,取名“吉祥桃花”,送给四本。
看来2018年,我的运气将不错。
里屋,安宏武老师写字,田稳强老师画山水,
刘丰老师画他的那首人见人爱的“吹喇叭”
张老院长王小虎老师也没有闲着。
白英举秦通穿梭于几个老师之间扑纸嗮画。
写的写,画的画,服务的服务,配合得默契有序。
每一幅作品都有下家,写字画画的人专心致志;求字求画的人服务殷勤周到。
安宏武老师对我说,他记起来我寻找写王莽桃花的那首古体诗的作者是李顺年老师了。我如获至宝,顺势请他给我写这首诗。
魏渊平老师在京兆小茶馆爱说调皮话,在几个书画家面前谨言慎行地伺候着,盯着人家给他写字画画。魏老师本是市作协和市摄协的会员。
秦通白英举看到后不甘示弱,说我来的迟,得的书画多。几个老师都给面子,答应一人给画一幅。
皆大欢喜,难得一聚,喜气洋洋。
我和几位书画家人熟络,王小虎老师给我说召集大家照一张合影留念。
魏渊平的照相机派上了用场。
可惜许海峰张新武左明心几位提前走了。
庞留村的午后阳光灿烂,少陵原书画院鲜花绽放,房前屋后弥散着书画作品的墨香。村庄外围田野上麦田一望无际到终南山边。
有人说,四本的文字平淡无奇,如同记流水账。确实如此,我在学写作,只会任性地东拉西扯,不按套路照猫画虎。但我人缘好,接地气有人气,雅俗共赏,我知道怎么改进,提高,怎么读者喜闻乐见。
谢谢大家鼓励、鞭策,我能听进去人话。
用一段迟到、不成体系的文字
祝贺成鹏,祝福雷震子,
我和少陵原有约,和庞留村有约。
作者简介四本张培忠,陕西西安人,出生在长安。写有“四本看长安系列”,开设今日头条“四本看长安”头条号。
赐稿邮箱:29374343@qq.com
责任编辑: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原创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温馨提示京兆文学
非常感谢您关注@京兆文学!如果您有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添加微信到:chengpeng430,或者发邮件到29374343@qq.com进行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
京兆文学是一个有品位的平台,因为小编是一个双子男,说能上就能上,说不行就不行。不是什么口水文章,口水诗篇都能发的。只看文字,不看姓名。文章不好,就是署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都不行,文章好,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都能上平台。
原创作品授权发布
多投有风险,投前需谨慎
坚决支持原创,打击一稿多投
其他公众号转载,需本公众号授权
若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公众号联系
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京兆文学),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文章发表后7天为结算期,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20元(含2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