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的作家朋友们

1
春风十里
春暖花开
为什么我的眼里满含泪水
因为你们的文字洒满了星星
诗人红雪一本正经地用不太符合会议常规套路的不太正经的诗化语言主持着一场十分正经的会议。
吕大师天琳手捧着美女作家的文集放在胸口,喃喃自语:红雪买提骚情的小嗑忒多…
主席台上依次坐有前文联现文联的领导,前作协现作协的主席副主席名誉主席和秘书长,台下是理事副理事作家代表获奖作家代表新入会作家代表。
欢聚一堂。
大庆晚报以《为大庆文学的星空更璀璨》为题作了报道。
编辑青梅在朋友圈发文:
一帮外人眼中的精神病。
2
其实,这是大庆文学界一次相当重要的会议:市作协四届二次理事会。
也是鸿达主席任作协主席以来,第一次组织召开的会议。一次理事会,主要是换届,鸿达走马上任。
鸿达主席心情不错
和春天的气候一样
潮湿而温暖。
永翔潘主编骄傲地介绍,在刚刚结束的省作协六届八次全委会上,大庆作协获得了“文学创作成就奖”,鸿达主席代表大庆作协在会上作典型发言。迟子建主席对大庆作协工作给与肯定,尤其对鸿达的长篇小说新著《天下警察》赞誉有加。
文如其人。
鸿达的工作报告篇幅短,内容实。
句句都是干货。
吕大师天琳评价道:这次会议有六大优点。一是鸿达主席的头型和着装比较像主席,二是声音端庄洪亮,三是有胸怀,不搞小圈子小团体,五湖四海,四是会议比较正规(除了红雪买提的诗化主题也挺好之外),五是对老同志充分尊重,六是确实干了许多实实在在的事。
鸿达主席说,我原来的鸿,是洪水的洪。
3
庞大诗人壮国,是第二届市作协主席。用庞大诗人自己的话说:已经60有9,马上70岁高龄了。
庞大诗人壮国精瘦,眼睛炯炯有神。逢人便宣传推广“每顿二两”的健身体会。
“自从坚持每顿二两,身体越来越好,高血压高血脂都没有了,倍儿精神”。大家就都祝愿庞大诗人壮国等老同志,身体健康,万寿无疆,硬硬邦邦。
当年,《关东第十二月》横空出世,震惊诗坛,庞大诗人这只“望月的狐”成为一代文学青年的偶像。
还记得坐在下面听庞大诗人讲课的场景。那时,老崔是一所普通院校的在校生,庞大诗人壮国被佟伟老师邀请来讲座,外面秋雨绵绵,市内高谈阔论…恍如昨日。
庞大诗人壮国退休后,侍弄小园子,喝点小酒,打点小牌,写点小文,优哉游哉。
令人羡慕嫉妒。
庞大诗人壮国说:我已经60有9,我是有底线的人,我虽然抠点,但是我真诚。
4
前文联副领导人建刚李老师,也是60多岁的人了。
曾经叱咤风云,傲视群雄和群雌,相貌堂堂,谈吐不凡。善饮,能写,会拉会唱会指挥。历任区委宣传部长、市政协文史委副主任、市文化局长、市文联副主席、工信委副主任等职。
应该说是一位有着强烈文艺情结的文艺型官员。
博客盛行时,建刚李老师以“木头人”著名于大庆网络。文字汪洋,纵横捭阖。评天论地,见地不俗。有思考,有内涵。
建刚李老师说,鸿达他们不容易,在目前的大环境下,做出这么多实实在在的事情,可圈可点。为他们点赞。
“在文化局时,作协只要有活动,全力支持,现在我退休了,组织了一支130多人的夕阳红老年艺术团,作协有需要,我们一定上”。
5
学文季秘书长也是一位诗人型官员。官至市长助理、市政协秘书长,依然诗心不改。且,坚持写博客。
几日一博。
特别值得尊敬的诗人。
记忆犹新。
学文季秘书长讲过一个小故事。
一年,市里推荐厅局级后备干部。季秘书长也是追求进步,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的青年才俊呐。也希望被举荐被推荐,为人民的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可是,他是个有操守的官员,而且骨子里是个文人诗人呐。不好意思去沟通和联络,他出了一本诗集《地址内详》。
我们的学文季秘书长就将这部诗集,送给有推荐权的领导和朋友:请大家雅正。就是张不开嘴,说这次推荐的事儿….地址内详,诉求不详。
6
说说会议受表彰的作家吧。
江山代有才人出。
写作自有后来人。
大庆的老一代老老一代作家,退休的退休,调走的调走,去世的去世,搁笔的搁笔…..(打住,跑题了)。
青年作家中华杨同学代表获奖作家发言。杨同学一曲《大悲咒》,摘得《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新人奖。杨同学低调而内敛,朴素地表达着高调的文学追求。
他转述政阳王编辑的话说:写,未必能留下点什么,不写,什么也留不下。
用著名诗人王进喜的话说:干,才是马列主义,不干,半点马列主义也没有。
中华杨同学虽年轻,境界和胸怀都不小,前路漫漫,加油吧。
荆散文家淑敏女士代表获奖组织发言。
荆散文家语调高亢地阐述:人生就是一部长篇连续散文;写作是个体力活。有人体力跟不上,只好写诗歌。
按吕大师天琳的理解:红雪买提一会身体好,写个短篇或者散文,一会身体不适,弄一下诗歌。

7
受表彰的作家还有丁龙海、秦萤亮。。。
龙海丁主任还是小丁的时候,立纯王老师就和老崔念叨过他。
立纯王老师说,小丁太勤奋了,见什么都想写,有个想法就写,许多好点子还没有来得及消化……
终于,英俊的龙海丁主任把自己写得和马未都十分相像,狡黠而智慧。
慷慨流年,岁月不居。一晃,勤奋的龙海丁主任也50多岁了,老来得长篇小说《流年渡》。中篇小说《又闻油香》又获得了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活动一等奖。
按吕大师天琳的话说:立纯老师在另一个世界,也会祝福他的。
看来,坚持不懈地写,用心地写……
是对的。
8
让老崔写下这篇文字的,是接下来要写的事。它,真切而尖锐,温暖而潮热地触动了我。如果说心中还有柔软的部分,那么,这就是了。
颁奖环节,为获得文学创作新锐奖的作者颁奖。出现了这样一幕:台上的人,全体起立,走下台来,为作者颁奖。
原来,获奖者中,有两位残疾人:
刘洋、浩菲
他们被轮椅推到主席台前的一刻
全场掌声。
在此之前,不知道这两个文学青年的名字,完全陌生。他们写过什么,发过什么,获得过什么奖项,全都一无所知。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文学,让他们残疾的身躯丰盈起来,让他们的精神站立着。
手捧获奖证书
他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吕大师天琳也把美女作家送的文集放下,为作协给予他们的鼓励和支撑,给予他们的成就感,用力拍着巴掌。
活动结束,集体合影。
庞大诗人壮国,建刚李老师,张诗人永波,王摄影师云,主动坐到台阶上,和轮椅青年坐在一排,以无声的身体语言,表达着作为作家应有的情怀,不是悲悯,不是照顾,而是同行。
是夜,霞光满天,微风轻抚
黎明湖涟漪片片。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