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叫着对方“亲爱的”和“宝宝”,却从来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凌晨三点四十五分,你喝多了,摇摇欲坠。
那个不认识的男人挂着虚伪的关心,手却揩油般的放在你的胸部和腰部之间,往往是一句“宝宝/亲爱的,你没事吧”。他那副关心的样子如此真实,好像他真的怕你喝多。虽然他五分钟前才给他的朋友们发完消息——“帮我把这个女的往死里灌,今晚我要满分她”
11.
Aug
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言语里的“宝宝”和“亲爱的”如此体贴,让你真的信了他手里拿着的那两杯倒满的香槟不是给你的。
我也不能免俗,也曾把“宝宝”和“亲爱的”挂在嘴边,我觉得酒精上头带来的暧昧是真实的,直到那个被我叫宝宝的人半开玩笑的问我——“你知道我叫什么?”
我突然愣住了,才发现,那些被我叫宝宝的人,过了一周我就会连长什么样子都忘记。渐渐的,我开始讨厌这两个词:一个词是“宝宝”,另一个词是“亲爱的”
11.
Aug
我们拿着香槟,看着绚丽的灯光,自我陶醉在音乐中,说这我爱你,用甜言蜜语虚构美好的未来,却连彼此的名字都懒得记住。在白天,人们相互称呼“宝宝”和“亲爱的”往往是恋爱的甜腻。但在夜色下,“行情”、“蹦迪”、“黑桃A”、“转账”、“鱼塘”、“备胎”这些东西给了“亲爱的“和”宝宝“新的意思。
人们相互称呼“宝宝”和“亲爱的”,除了互相讨好、拉近关系的理由,往往是因为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从异性之间说出来的宝宝和亲爱的,最为敷衍,往往掩盖着两个意思,要么是“对不起我忘了你叫啥,可我觉得你有钱”,要么便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谁,可我想要满分你”。塑料闺蜜嘴里说出来的“宝宝”和“亲爱的”,则好像妓院的老鸨招呼姐妹们出来接客那般庸俗,那些互相称呼“宝宝”和“亲爱的”的肋骨鼻们把恋爱变成了一门生意,一套上位的秘诀。
我看着那些电音节和夜店里互相称作“宝宝”的人连朋友圈都不会点赞,而那些彼此称呼“亲爱的”的塑料闺蜜们到了最后恨不得撕逼,曝光对方所有的秘密。炮王们把洋洋自得的把恋爱骗炮和“组CP”当作自己的套路,伪网红们因为自己虚情假意的陈词滥调捕捞的行情而洋洋自得。
11.
Aug
逐渐的,我们把每个人都称呼的很重要。“亲爱的”、“宝宝”、“好兄弟”,“大哥”、“弟弟”、“妹妹”,我们给自己编织出完美的人际关系,让自己沉浸在每个人都爱我,每个人都在意我的泡沫里。可实际上我们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因为已经懒得记住了,她是谁,他是谁,和能不能满分她,能不能从他身上捞到爱马仕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最讽刺的事情,她们叫着对方“亲爱的”和“宝宝”,却从来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最多磕磕绊绊的说出来对方的微信名字而已。以前人们还会委婉的用忘记人们名字的方式遮遮掩掩,现在只需要一句宝宝和亲爱的就不用记住你的名字,重要的也只有你的脸、车钥匙、名表和奢侈品罢了。
人们总是刻意拉近着关系,力图在陌生的灵魂之间用虚伪的言辞生出些许的暧昧。相拥着陶醉,在一夜过后沮丧的抱怨,为什么甜甜的恋爱永远轮不到自己。
可你把每个第一次见面的人都叫做“宝宝”和“亲爱的”,甜甜的恋爱也不知道轮到你和谁。也许有时候蹦迪认识的人,不蹦迪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知不知道名字,也无伤大雅吧。
黄帅在这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