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欢愉孤独的江湖

昨天发了江湖音乐节的现场皂片
大家对李志的呼声很高呀
一大波高清照正在靠近,江湖音乐节你来嗨了吗?!
献上音乐节前特别精心制作的节目
▼▼▼
在他的歌声中,理想是个顽皮的孩子,爱情是场不能回避的悲剧,远行是出流动的木偶表演,失去才是人生如影随形的伙伴。在这欢愉而孤独的江湖中,他始终游离在生活和理想之间,用最原始的方式记录关于孤独,关于成长,关于你我心中的那个秘密。
《梵高先生》是所有曲目中最击中心房的一首,你可以拒绝旋律响起时的共鸣,你可以不让内心的感动释放,可当那句 " 我们生来都孤独" 反复出现的时候,你会不会放弃所有防备就这样和李志一起沉默,或者落泪。
他就是“梵高先生”,是一个冷眼凝视世界的旁观者,敢说敢做随心所欲,用毒药般的嗓音不停地重复着“我们生来就是孤独……”然而几年后,他却再也不愿提起这首歌,其中原委懂的人自然明白。
有些事情,不必多问。就像当初听这首《梵高先生》到泪流满面的青年,如今,你还是那个你吗?
你想和谁一起去现场听这首《和你在一起》呢?台上那个熟悉的烟嗓唱着“我要和你在一起,直到我不爱你,我愿意为你死去,如果我还爱你。”《和你在一起中》将爱情描写的淋漓尽致你很难用一种叙述的口吻将爱情从一个角度剖析的如此准确。
他的嗓音沙哑中带着沧桑,有阅历的味道。简单的和旋游走在刀刃的辞藻。 2015“看见”全国巡演北京站,据说那天工体东路全是人,据说地铁里都是黑T恤高腰短裤的姑娘,据说人们涌向工体大声唱着“这让人心慌”是一件让人无比心安的事。
2009年,李志借了30万元制作第四张唱片——《我爱南京》,他认为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唱片。即使巡演场场爆满,这张定价120元、由三张CD组成的唱片还是以赔钱告终。“当时不理解,我这么用心做的东西,怎么就没有人买啊?现在知道了,潮流你是挡不住的。”
2011年年初,他拖着几大箱自己的唱片到荒郊野外,付之一炬。他把烧唱片的经过录了下来,并选择了一首齐秦的歌——《把梦烧光》作为背景音乐,其中有这样一句歌词:“输得荒凉,死得牵强。”
他和团队开始转向数字音乐,跟一切对独立音乐人不利的侵权行为死磕,现在终于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果。
2013年,李志结婚了,穿上西装竟然像个少年。而他娶的不是郑州巷子里雾气穿过脖子的姑娘,不是送他西班牙馅饼在天空之城哭泣的港岛妹,不是在南京山阴路夏天看叶子的姑娘,最后他真的像歌里一样,真的在9月结婚了。
他娶了一名圈外女子,去年初为人父。大家开玩笑说他再不敢唱《关于郑州的记忆》。一个人、一段情、一座城,他说她喜欢郑州冬天的阳光,巷子里飘满煤炉的味道,雾气穿过她年轻的脖子,直到今天都没有散去。
2014年他初为人父,为女儿多多写了这首《不多》,收录在2014年的专辑《1701》里,欢快温情的曲调夹杂着聊天吧背景声,眼前一副家常画面。
十一年前,一个辍学待业青年坐了十四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到宁夏贺兰山听一场“中国摇滚光辉道路”的演出,台上有黑豹、唐朝、崔健、汪峰。他突然触动,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回到南京,他借了五千块钱录了张唱片,二十块一张到处叫卖。
五年前,还是坐火车,他到瑞典的歌德堡看莱昂纳多科恩的演出。看到年过七旬、满头白发的科恩每每单膝跪地投入演唱整整三个小时,他感动不已,大叹:这才叫职业态度。
今年,一向孤独而小众的他也像前辈一样,走进体育馆开唱。六大城市,平均五千人。
他是李志。这个轮回,整整十年。
| 最后彩蛋 |
因为江湖音乐节的工作,全程见证了李志团队的敬业和对音乐认真的态度!一个不接受采访不说场面话只专注做音乐的人,想象中的个性男接触时却发现原来很腼腆还会小羞涩呢~
ps. 跟逼哥合影 应该哪种打开方式呢~ 欢迎再来大武汉。

白嫩的逼哥……
画风好像不太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