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杭州疯抢电商主播,背后是一场城市命运之战

作者 | 范智林来源 | 金融智库(ID:jinrongo2o)去年抢大学生,今年抢电商主播去年全国各地都在抢大学生,不仅给钱、给户口,有的地方甚至给分配房子,就差没给分配对象了。但是今年以来,大学生…

作者 | 范智林
来源 | 金融智库(ID:jinrongo2o)
去年抢大学生,今年抢电商主播
去年全国各地都在抢大学生,不仅给钱、给户口,有的地方甚至给分配房子,就差没给分配对象了。
但是今年以来,大学生突然变得不再炙手可热了,反倒是电商主播成了各地政府眼中的香饽饽。
因为大学生所能够带来的短期经济效益,明显不如电商主播,一个大学生来落户,可能得等上几年才能攒够首付买房子,但是电商主播,来了就能给地方创造经济效益。
现在一些顶流的电商主播,一场直播搞下来,就能成功带货几个亿,订单足够线下的工厂忙活好几个月。这样一来,既然拉动了经济增长、又解决了工人就业、还给政府创造了税收……
你说香不香?
当然香啦!
我要是市长,我也巴不得辖区内有三千个薇娅,然后今年的GDP增速绝对能够飙升到全国第一。
既然电商主播是个宝贝,那么大家自然都想抢夺,而且还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但是中国虽大,顶流的主播也就那么几个,狼多肉少不够抢。另外人家现在年收入上亿,也不会稀罕地方政府的一点小恩小惠。
那怎么办呢?
答案就是搞人海战术。
既然顶流主播抢不到,那么就多抢点腰部主播,积土成山、涓流成海,一千个腰部主播,总能顶得上一个李佳琦吧?
另外大家都知道,自古以来网红都红不过三年的,薇娅、李佳琦这些顶流主播现在虽火,但终归是会成为前浪的。
而取代他们的后浪,大概率将从现在的腰部主播中诞生,所以现在广撒网笼络一般腰部主播,其实就跟孙正义搞风投一个道理,只有里面出个阿里巴巴就赚翻了。
抢播大战,粤浙最凶、广杭最猛
最近一个月来,各地方政府纷纷出台了抢夺电商主播的政策,有的奖钱、有的奖房,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在内地31个省、市、自治区当中,当属广东和浙江的抢人力度最为凶悍,而粤浙两省当中,又以广州和杭州两个省会的抢人力度最为疯狂。
今年3月底,广州市出台了一份《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提出到2022年,要构建1批直播电商产业集聚区、扶持10家具有示范带动作用的头部直播机构、培育100家有影响力的MCN机构、孵化1000个网红品牌、培训10000名带货达人,将广州打造成为全国著名的直播电商之都。
不过这份文件属于顶层设计的文件,讲的东西比较笼统,缺乏一些具体的细则,所以没有引起很大的关注。
到了6月初,广州市花都区出台了一份《广州市花都区扶持直播电商发展办法(2020-2022)》,提出到2022年将建成10个在国内有影响力的直播电商基地,打造100家直播示范店,培育和引入1000名以上带货达人,实现全区电商网络零售额超1000亿元的目标。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出台了奖励MCN机构和网红主播的详细政策。
首先是对新设立或迁入花都区的专业直播运营商,单个企业最高奖励1200万元。
其次是对地方经济发展贡献大的企业,最高奖励不超1000万元。对获评国家、省、市电商示范企业和各大直播电商平台官方认证的MCN机构,按照其对区域经济的发展贡献给予奖励,单个企业最高500万元。
另外为花都“四上”企业年带货量超1000万、2000万、5000万元以上的优秀网红主播(拥有知名平台粉丝量50万以上)分别给予10万、30万、50万元花都区购房奖励。
此外这些优秀网红主播还优先享受人才公寓、入户指标、子女入学等人才政策。并且每年评选10名花都网红,给予按照市场价格70%租购人才安居用房的奖励。
作为广州的头号竞争对手,杭州对于广州要打造“直播电商之都”的野心,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电商直播现在是大势所趋,要是被广州抢占了先机,那么杭州“电商之都”的头衔恐怕就要拱手相让了。
所以在今年4月份,杭州市也宣布启动中国(杭州)直播电商产业基地建设,并提出了未来三年的发展计划。
根据计划,杭州要通过三年努力,扶持10家具有示范带动作用的头部直播机构、培育50家有影响力的网红经纪公司、孵化500个网红品牌、培训5000名带货达人、实现1000亿成交总额,将未来科技城打造成为全国著名的直播电商示范基地。
虽然杭州提出的顶层设计比较低调,但是具体的落地细则却一点也不比广州逊色。
近日,杭州市余杭区发布了一份《余杭区直播电商政策》,志在成为中国“直播经济第一区”。
首先是直播电商企业通过评审达到鲲鹏企业要求的,最高可获得1亿元研发投入等补助;签约顶级头部主播的MCN机构,可获得500万元奖励;符合要求的直播电商企业,可申请获得最高1000万元的政策性融资担保、2000万元的让利性股权投资引导基金和1000万元的天使梦想基金等政策支持,直播电商企业成功境外上市给予最高1000万元奖励。
另外纳税50万元以上的直播电商企业,可推荐独家签约主播(年带货销售额1000万元以上)认定F类人才;纳税100万元以上的企业可推荐独家签约主播(年带货销售额5000万元以上)认定E类人才;纳税300万元以上的企业可推荐独家签约主播(年带货销售额1亿元以上)认定D类人才。对有行业引领力、影响力的直播电商人才(年带货销售额5亿元以上),可通过联席认定,按最高B类人才享受相关政策。
具体来说,B、C、D、E、F类人才分别对应国家级领军人才、省级领军人才、市级领军人才、区级领军人才、区级中高级人才,给予的奖励金额分别达到500万、50万、20万元、5万元。
直播电商如何影响城市命运?
为什么广州和杭州都不惜给出如此丰厚的奖励,来争夺电商主播呢?
因为他们都从阿里巴巴给杭州带来的巨大改变上面,看到直播电商对未来城市命运的巨大影响。
当年乾隆将“四口通商”改为“一口通商”,让广州成为了中国唯一的外贸之都。改革开放后,广州又凭借着地利优势,成为了中国的商贸之都。
2000年左右的广州,拥有全中国规模最庞大、门类最齐全的商品批发市场,国内外的商人要进货的首选就是去广州。
但是电商崛起之后,阿里巴巴所在的杭州也积聚起大批电商企业,无形之中就瓜分了以往广州独占鳌头的贸易生意。
昔日广州凭借着“商贸之都”的地位,稳居“北上广”三大一线城市行列。但是近年来,广州的城市地位已经被深圳赶超了,就连杭州也咄咄逼人想要挤进一线城市的行列。
在这种大背景下,如果能够抓住直播电商这个大风口,成功打造国内首屈一指的直播电商之都,无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幸运。
但是这样的契机,广州不想错过,杭州同样也不想错过,因为近年来阿里巴巴在国内电商行业的绝对优势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明显,如果杭州再错过了直播电商的大风口,那么未来“电商之都”可能就要拱手让人了。
大家千万不要小看了直播电商,觉得老范是在危言耸听!
去年以来,直播电商的崛起势头,是成几何倍数的恐怖增长,未来很可能会超越并取代浏览图文详情的传统电商销售模式。
另外你不妨想想看,电商主播带来的订单,是一大堆制造业企业赖以生存的基础,再后面又涉及到了民众就业、政府财政税收等一整条利益链,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正因为如此,所以老范从广州和杭州拼命争夺电商主播的背后,看到的是两座城市为了各自命运的倾力一博,胜者将可能稳坐未来中国商贸之都的宝座!
版权及商务合作请加QQ / 微信:288133963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