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直播电商成了一条河

直播电商,在疫情之后,显得尤为热火。这种激情带来的势能已经淡化了人们居家的苦闷,正在用聚焦眼球的方式诠释着消费复苏的加速度。
就我来说,平常购物都是屈指可数的主动,而在看了快手等老铁直播带货后,凌晨一点激动的下单购买了心仪的食品。虽然到货后家里人反应不好吃,但是我感觉这个短视频平台正在将无门槛创业形成常态化存在。
与平民老实直播创业形成差异化的是那些所谓的平台大V们,动不动就十几万单的出货量。这种在媒体热炒下的暴富神话可谓是点燃了众多小创业主们的激情。我还是相信所谓的二八定律的。即使诸如讲究佛系的快手,去中心化的快手,我感觉在上面发家致富的也在少数,充其量比抖音多点概率而已。刚才看了下某互联网的投诉平台,直播带货出现的问题还真不少。这种畸形的市场现象也被相关行政机构以及业内大拿吐槽过,但,在钱的面前,who care当消费者的诉求与直播带货的大V口中的承诺向两个不同方向延伸时,这就形成了所谓的坑蒙拐骗,这种无序的市场状态也映射出直播带货的市场环境是如此的低能粗犷。你直播你的,你在形成你的口嗨;我发货发我的,我在用尽心思套钱。两个物理隔阂的各怀鬼胎的想法,最终让终端的无辜消费者去买账。这是一个食物链条式的市场神经紊乱综合圈,网红用刷量来提升人气,给足商家要求的观感;商家用低于市场合规的商品来满足消费者观看直播后的期望感;消费者用脚把钱支付了出去,到头来获得的是自己对自己失望的孤独感。所以说直播电商是一条河,它阻隔了供需关系链条的市场透明化、阻隔了消费者与投机分子之间的人心共振、阻碍了这一当红炸子鸡在市场蓝海中奔跑的加速度。今天看到了某报对李佳琦的采访,说所有的商品都是自己亲测过的,希望商家以最低价给消费者。按照他的咖位效应,只能说最大程度的通过自己的自律来促进与其合作的商家在市场中的透明运营。但诸如刘二狗这种所谓的咖,就有点拿了钱走走场子的韵味了,如前面所述,投诉者颇多,感兴趣的可以百度搜索下。当然直播带货是有圈层效应的,除了这种平台上的咖之外,许多企业高管、员工也都加入到这一浪潮中来。说实话,相比网红带货,品牌企业内部自己带货直播的公信力还是有的,毕竟专业可靠,主要是可以实现从商家到消费者一站式的服务体验。除了咖位网红、明星、品牌企业之外,还有一群我前面提到的小微平台创业者。或许受制于资金受限等缘故,在创业的路上对商品的供应链把控较弱,出了问题,没有标准化的售后服务,这也是短视频平台急需帮助解决的问题。当去年听说快手定下营收目标且积极在进行商业化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冒出的是凡客。众所周知,凡客在09年那时候,可谓是中国电商平台的佼佼者。为什么没有上市呢?除了当时资本环境不理想之外,最主要的是掌舵者陈年激进式的定下了平台商业营收目标,结果导致内部扩张过快、管理混乱等,最终成了中国电商历史的过客。所幸的是快手并不是凡客,坊间传言其去年不仅完成了既定营收目标,而且在2020年还要持续加速。但今年受制于疫情影响,许多广告主预算下调,不知道对快手影响几何。前几天快手联手京东在618期间要搞双百亿补贴,不知道能否抵消广告主下调预算带来的负面影响。综上所述,直播电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5G等大环境的加持下,未来可能成为常态化存在。单方面的治理是不可能的,这需要政企联动,来一起促进行业朝透明正向健康规模化方向发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