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综收个力气费,杨伟东事件未了,灿星募资15亿元底气何在? | IPO棱镜

受阿里大文娱原总裁杨伟东经济事件影响,继《中国好声音》衰弱后挺进网综样板的《这!就是街舞》后续能否顺利制作推出并获得不菲收入,将成为灿星文化未来业绩的最大考验《投资时报》记者 罗艺
事情就是这样,即便刘欢压轴出场,都没能挽救1月11日晚间湖南卫视《歌手》的首播收视率。
1.136%,较去年同期的2.038%跌落一半,已步入“七年之痒”的这档昔日王牌音乐综艺节目创下了史上最经典的低迷开局。“夜,已挤出最后一滴墨”,刘欢的唱词多少接近于挽歌。
尽管关于《歌手》的制作品质,无论是专业人士还是电视机前的普通观众都给予极高评价,但若从此类模式的风气首创,以及取得的收益看,2012年横空出世的《中国好声音》才是真正的赢家。“万人空巷”,有资深评论家曾如是感叹。
哈林、那英、刘欢和杨坤四位导师—其中两位七年后竟入选了《歌手》唱者名单—凭借花式表情按按钮和喊出“I want you”圈下无数粉丝。至于经层层筛选留下的歌手,也长期霸占各大娱乐版面头条。
更重要的是,节目的火爆令制作机构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灿星文化)一举成名。相较于《歌手》缔造者洪涛至今仍在体制内坚守,在第七季节目播出之后,早早从东方卫视脱胎单飞的灿星文化显露出更大野心。对于灿星文化董事长田明等人而言,一档综艺节目兴盛衰亡其实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取得资本持续支持后打造一条“流行节目生产线”。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已于近期在证监会公布招股说明书,拟募资15亿元,用于投资公司未来两年新综艺节目的制作及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书的亮相足以让外界对“吸金”二字有了更深刻理解。2015年至2017年,《中国好声音》(后因版权原因更名为《中国新歌声》)的节目制作收入分别占到公司总收入的46.43%、37.33%和32.33%。整体来看,灿星文化这三年营业收入中有28.18亿元来自该档节目。
当然,花开总有花败时。就在提交招股说明书的2018年,《中国好声音》收视率遭遇大幅滑坡。2018年7月13日,该节目首播收视率仅为1.73%,而2015年至2017年其首播收视率分别为5.508%、3.843%和2.604%。
灿星文化方面认为,收视率下滑主要受网络综艺节目影响,而该公司目前也在向网综制作转型。但在从电视制作转型至网络平台制作的过程中,因采用较为传统且保守的受托承制模式,导致公司毛利率偏低。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内容制作及运营毛利率较2015年时的46.64%,下滑近一半至23.24%。
与此同时,灿星文化应收账款金额排名前5的公司中,包括状况不断的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300104.SZ)、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6896.HK)和巴士在线科技公司(002188.SZ),仅上述三家公司应收账款涉及金额即高达1.53亿元,且很可能最终形成坏账计提。
针对潜在投资者普遍关切的问题,《投资时报》记者发送采访提纲至灿星文化,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王牌收视暴跌 营收大幅下滑
纵观中国内地的音乐类综艺节目,每一阶段诞生的爆款节目都曾带红一家制作机构和电视台。但如同所有系列节目都有周期性,背后操刀者的命运同样跌宕起伏,长盛不衰的核心就在于制作公司是否能迅速顺应时代潮流,转变内容制作方向。
比如打造出《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品牌的天娱传媒,创造过8.54%的平均收视率以及11%的决赛收视率,而这一成绩即便系出同门的洪涛亦望尘莫及。然而,其上市路程也随着13年后节目影响力的下滑以及不断加剧的市场竞争变得极为不顺。
第一届《超级女声》于2005年开播,直至2018年,天娱传媒才“借壳”上市。2018年6月22日,快乐购发布公告称,公司将通过发行股份反向收购的方式,总计作价115亿元收购包括天娱传媒在内的芒果TV旗下等资产,继而成为全新的芒果超媒(300413.SZ)。
股东背景更为国际化的灿星文化自然不愿重蹈覆辙。该公司原为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新闻集团与黎瑞刚掌控的华人文化基金公司共同注册成立的合资公司,其中新闻集团占股53%,华人文化基金占股47%。
灿星文化现任董事长田明受黎瑞刚之邀,于2011年5月率领10余人团队正式脱离上海东方卫视,田本人则出任星空传媒CEO兼灿星文化总裁。2012年,后者与浙江卫视共同推出音乐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
开播当季,版权支出仅200万元的《中国好声音》首季冠名费高达6000万元,平均收视率则突破6%,远超田明当初定下的2%的目标。随着节目一炮而红,冠名费逐年攀升,第二季达2亿元,第三季升至2.5亿元,广告总收益当年实现13亿元。而第四季只决赛宣布冠军前的广告费用已达每秒50万元。
灿星文化公布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中国好声音》以及为避免版权纷争改为《中国新歌声》的节目制作,占公司总收入比例分别为46.43%、37.44%和32.33%。
2015年至2017年,灿星文化营业收入分别为24.62亿元、27.06亿元和20.58亿元,按上述比例折算,《中国好声音》及《中国新歌声》3年里为公司贡献营业收入近28亿元。
不过声名鹊起的灿星文化在2015年达到27.1亿元营业收入、8.1亿元净利润的高峰后,开始进入下滑态势。2016年其营业收入略微增长,但净利润却大幅下滑至7.32亿元,而2017年更出现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净利润腰斩情形,分别为20.58亿元和4.52亿元。
2018年上半年,灿星文化实现营业收入2.65亿元,净利润691.03万元,若扣除政府补贴等非经常性损益后当期净利润亏损2726.05亿元。
灿星文化在招股书中解释称,收入下滑受宏观经济波动影响较大,主要系视频网站自制网络综艺快速崛起,对电视台综艺的招商及互联网版权授权产生影响所致。
综艺节目变脸 业内哀鸿一片
目前来看,电视综艺的情况着实不容乐观。已上市的综艺节目制作公司华录百纳(30029.SZ)就是例证,2017年该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71.35%至1.08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华录百纳营收为4.25亿元,同比下降71.03亿元,净利润则亏损3.46亿元。
与灿星文化类似,华录百纳也曾依靠诸如《跨界歌王》《最美和声》《爸爸去哪儿》等知名综艺节目成名并收益颇丰。但随着政府政策导向出现变化,以及综艺市场竞争加剧,华录百纳迅速衰落。2018年年末,华录百纳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广东蓝火欲以410万元出售喀什蓝火和北京蓝火100%股权。而4年前,该公司曾花费25亿元买下广东蓝火。这一低价出售预计将对华录百纳造成12亿元—18亿元的投资亏损。截至2019年1月15日,该公司4.82元/股已较52周高点缩水63.4%,市值仅为39亿元。
菜鸡互啄,半斤八两。已跻身上市通道的公司业绩难看,而正排队等候上市的影视娱乐行业公司日子也不好过。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仅2018年已有多家公司终止审查,包括颇具盛名的华视娱乐、新丽传媒、开心麻花、流金岁月等。相对而言,能以百亿估值于去年8月中旬售予腾讯旗下阅文集团(0772.HK),已是新丽传媒最佳结局,而后者1月15日35.75港元/股价格表现同样较52周高点回落59%。
网综毛利率低 “赖账”或成坏账
在视频网站纷纷投入巨资自制出爆款综艺节目的趋势下,一度与电视台深度绑定的公司对此无动于衷。灿星文化2018年上半年内容制作及运营收入的主要来源为《这!就是街舞》,此为灿星文化首档与互联网深度合作节目,合作对象为阿里旗下优酷视频。
不过,灿星文化在招股书中表示,因为公司与视频网站合作采取了较为稳妥的受托承制模式,即仅收取制作费用,导致毛利率相对较低。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公司内容制作及运营毛利率下滑较快,2015年毛利率为46.64%,2016年下滑至41.27%,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更跌落至30%以下,分别为28.94%和23.34%。
问题是,无论是爱奇艺、优酷还是腾讯视频,背后均有强大的BAT集团身影,而现在的网络综艺已由视频网站主控,传统的制作公司目前基本只能收入承制费用。
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也在考验田明。《这!就是街舞》的幕后推手、原阿里文娱大优酷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因被曝出经济问题已于去年12月遭警方带走。来自阿里的表态很值得玩味:一直对这类事件态度鲜明,决不妥协。最新消息显示,《这!就是街舞》第二季的海选活动正在进行中,该节目后续能否顺利跟进制作及推出值得关注。
除此之外,灿星文化可能还面临着一系列难以收回的旧账。
招股说明书显示,灿星文化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7.39亿元、11.07亿元、7.07亿元和3.6亿元。其中,来自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为8030.19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17.29%;近年来频繁与广告商发生纷争的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应收账款余额约为5076万元;传闻核心管理人员失联的巴士在线科技公司应收账款为2167万元。据统计,上述三家应收账款涉及金额已达1.53亿元,即占灿星文化拟上市募集款逾十分之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