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生原创 ︳“虾蟆故堪浴水,问云何玉兔解沉浮?”

本文题目出自南宋词人辛弃疾的《木兰花慢·中秋饮酒》:
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影东头?是天外,空汗漫,但长风浩浩送中秋?飞镜无根谁系?姮娥不嫁谁留?
谓经海底问无由,恍惚使人愁。怕万里长鲸,纵横触破,玉殿琼楼。虾蟆故堪浴水,问云何玉兔解沉浮?若道都齐无恙,云何渐渐如钩?
在古人想象中月亮上住有玉兔和蟾蜍,故而稼轩疑问:蛤蟆本来就会游泳,月经海底对它并无妨害,为什么玉兔也能在海中沉浮?然而现代人对月亮进行了多次有人或无人的探测,却均未发现上有任何生命迹象。试想,一个没有大气,没有水,昼夜温差可达三百度的星球岂可有生命存在?今年一月初“嫦娥四号”探测器在月亮背面成功着陆所发回的照片即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何其寂寞与荒凉的月亮。
但是否就因此断定古人的荒诞不经呢?不能。须知,秉持进化论历史观和科学实证方法的今人是难以进入古人阴阳象数的独特世界的。古人肉眼观察月面上的被称为月海的阴暗部分,认为其形似蟾蜍和玉兔,并从其象推衍其意,故《艺文类聚》卷一引汉刘向《五经通义》曰:“月中有兔与蟾蜍何?月,阴也,蟾蜍,阳也,而与兔并明,阴系阳也”;《春秋元命苞》亦曰:“月之为言阙也,两设以蟾蜍与兔者,阴阳双居,明阳之制阴,阴之倚阳”。不过,古人的解释因仅留只言片语,尚需我们循古人思维逻辑做进一步的探究。我们知道,“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而天地之道的特点就是“天地之大德曰生”,其过程为“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表现为先天八卦则为“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首先有天地存在,然后如同世间有缘男女初次相识会产生暧昧感应一样,天地也通过山泽之间的气息交流而彼此交感;再次,这种感应由于双方进一步接近而被提纯升华,大气摩擦为雷电,雷电震荡成气流;最终天地也要如同世间男女一样进行两性交合,水火本不相容,然而当此即则两不相厌,合二为一从而诞生新的生命。对于天地而言,水火分指坎月和离日,坎月为天之生殖器,离日为地之生殖器。日光照月,月反射日光,天地交合构精生物,日月为“易”成“道”。
离日在《道德经》中被称为“谷神”“玄牝”——“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又在神话中被称为金乌或赤乌——黑乌鸦蹲居在金光闪烁的红日中央。乌鸦象征太阳中的黑子,也即离火中的阴爻。世界上最早的太阳黑子的记录载于《淮南子》:“日中有踆乌。”
月亮作为乾天的生殖器如同男性生殖器一样也有两部分组成:蟾蜍如同坎卦的两个阴爻,象征藏有睾丸的阴囊;玉兔则如同坎卦的中间阳爻,象征阴茎。蟾蜍之所以象征阴囊,是因为蟾蜍具有冬眠的习性,有似坎卦的藏阳,其皮粗糙类似于阴囊之皮布满皱折;更重要的是阴囊中的睾丸能生精虫,其形态特征如同蟾蜍的有长尾能游动的幼卵蝌蚪。因精虫是诞生生命之根本,而“精生髓,髓生海”,脑海又是精虫之源。脑海居后天八卦中西北之乾,能生坎水,所以此西北乾卦化身为拥有长生不老药的瑶池大圣西王金母,乾中所藏亥水为瑶池,所藏戌土为西王母所居的昆仑丘。嫦娥(离火)从西王母那里偷得长生不老药而后奔月的传说实际象征水火相济取坎填离之象。至于玉兔之所以象征阴茎,是因为兔为卯,于时为早晨五至七点,于卦为震,此时太阳震动而出,故兔者吐也,所吐者即是蟾蜍所代表的精虫,白兔拿着玉杵跪地捣药成蛤蟆丸即暗含此意。这样看来,蟾蜍体阴而用阳,玉兔体阳而用阴,此辩证关系古人所未曾言明也。
一物一太极。古人又以八卦类象于月亮之阴晴圆缺,由之产生纳甲。《周易参同契》言:
三日出为爽,震受庚西方。八日兑受丁,上弦平如绳。十五乾体就,盛满甲东方。蟾蜍与兔魄,日月无双明。蟾蜍视卦节,兔者吐生光。七八道已讫,屈折低下降。十六转受统,巽辛见平明。艮直于丙南,下弦二十三。坤乙三十日,东北丧其明。节尽相禅与,继体复生龙。壬癸配甲乙,乾坤括始终。
实际上,弦望晦朔就是月亮与太阳交合而不断生精与射精的过程,月亮吸纳阳光为生精,反射阳光则为射精。从朔到望为月亮的勃起状态,用离火纳戊土表示:初勃如初三之新月,如震之初阳,纳庚金代表阴转阳的变革;中勃如初八之上弦月,如兑之二阳,纳丁火;十五的月圆则为完全勃起的状态如同乾之三阳,所纳甲木类似阴茎之坚挺,所纳壬水则代表精虫满溢的状态。从望到晦则为月亮的痿缩状态,用坎水纳己土表示:初痿如十六之月,如巽之初阴,纳辛金代表由阳转阴;中痿如二十三之下弦月,如艮之二阴,纳丙火;终痿如三十日之月亮,没有光明,完全痿缩如弯曲之乙木,癸水代表精虫泻尽的状态。既知巽卦纳辛金,我们就可以解释吴刚伐桂树的传说了。唐段成式《酉阳杂俎·天咫》云:“旧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异书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树创随合。人姓吴名刚,西河人,学仙有过,谪令伐树。”中秋月圆,桂花飘香,而桂树随着被吴刚斫之,为辛金克巽木,代表月盈则亏,树创随合则又象征月亏则盈。
既知蟾蜍代表精虫,我们就可以解释“月中蟾蜍去月,经三辰,天下道俱有逆事,臣勉君战,不出三年”(《易纬》)和“蟾蜍去月,天下大乱”(《河图》)之缘由了。在社会层面,日为君,月为臣,月亮不现蟾蜍状,说明月亮不能吸纳阳光而畜精,臣既不为臣而必有忤逆事发生。
既知蟾蜍代表精虫,我们就又可以解释“鼓造辟兵,寿尽五月之望”(《淮南子》)之缘由了。“鼓造”即蟾蜍。五月者午火,阳气最旺;十五者月满,故五月十五为蟾蜍阳气最为充盈精虫最具生机之时,若此时将蟾蜍捕获杀死作为躲避兵灾保存性命之象征物,或许能起异效。(春节临近,本公众号将暂停更新一段时间,提前预祝大家节日愉快!)
(本人个人微信号:lcs18910182230,欢迎交流咨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