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美政府关门破纪录,背后是财富分配不公已达极限

点击上方“宋鸿兵观天下”,选择“设为星标”
观经济 观时事 观历史 观世界

微课堂摘录
宋鸿兵:美政府关门破纪录,背后是财富分配不公已达极限
■文| 宋鸿兵
本次美国政府关门自2018年12月22日开始,2019年1月25日重新开门,创纪录地持续了35天。
表面上政府关门是共和民主两党的权力之争,不过问题的本质其实是极少数统治精英与大多数平民之间的利益冲突。要理解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白全球化现在为什么会出现逆流。主要原因就是过去助推全球化的“三级火箭”现在全都熄火了。
第一级火箭是80年代里根和撒切尔夫人开始搞的私有化运动和放松管制。欧美企业可以到海外开工厂,获得了行动和资金流动的自由,这在60年代是不可能的。
第二级火箭是90年代之后的新技术突破。比如互联网、移动通信为代表的一系列技术革新。
第三级火箭是苏联解体后,原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庞大的人力、物力、能源等一系列经济资源投入了美国主导的世界市场之中。经济网络的规模大幅增加,节点连接方式演变得越来越复杂,同时廉价的人力资源、能源等使生产成本大幅下降,有效遏制了通货膨胀,这是三级火箭中影响力最大的。
但现在三级火箭都熄火了。经济自由化的边际作用越来越弱;互联网与移动技术已基本覆盖了现行条件下所能触及的人群,流量红利基本结束;社会主义阵营的经济资源也已经全部纳入全球市场,到了极限。
三级火箭全部熄火导致全球化后劲不足,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不过全球化带来的问题——贫富分化——却没有随之消失。网络规模变得非常巨大之后,会产生“偏好依附”现象,俗称“赢家通吃”或者叫“马太效应”。本质是一种集聚效应,少数连接多的节点会变得越来越强大,吸附越来越多的资源,大部分其他节点会逐渐被剥夺资源。中产阶级就是网络学中的“大部分其他节点”,他们会自然而然地沉沦,受到压迫,丧失财富,而少数节点会变成超级节点,对应着社会中的超级富豪。
在自然趋势下,越是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就越容易走向两极分化。如果政府不管理经济竞争、不参与经济社会运转的话,社会的两极分化问题将变得非常严重。贫富分化的最终结果就是社会动乱、地缘政治紧张、战争,最后导致全球化解体,然后再重组,不断重复轮回。
现在已经出现了这种趋势,全球的统治精英应该理解如果按照现行道路走下去,全球化必然土崩瓦解。
如果统治精英有自知之明,想把全球化的游戏继续玩下去的话,就必须进行强烈的自我约束。自我约束自己贪婪的欲望,要有意识地分一些财富给其他人,这是唯一正确的办法。美国有议员已经提出了比较大胆的建议,要对收入1000万美元以上的富人征收70%的所得税,而且在一贯主张自由竞争的共和党人中间居然得到了45%的支持率。这说明统治精英阶层知道再这么下去,整个全球化体系会崩溃,所有的利益都会受损,与其这样,还不如做一些妥协和让步。
不过统治精英中只是一部分人有了这种意识,而大部分人未必会同意。比如在最近举办的达沃斯论坛上,全球精英们根本没有谈到当今世界最尖锐的,已经火烧眉毛而且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分化问题,而是在讨论工业4.0、大数据、未来科技等等,完全脱离了当今世界发展的主流趋势。
这反映出了这帮统治精英深入骨髓的冷漠和麻木。贫富分化问题已经十分严重,法国黄马甲上街已经两个多月,而且在全欧洲扩散,甚至扩散到了加拿大,而全球精英们仍然只是在考虑怎么更高效地挣钱,除了麻木与冷漠还能如何解释他们的行为?
欧洲的情况比美国还要糟糕。美国的年轻人起码还有钱能结婚,还能买房子,还能生孩子。而在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这些国家,已经面临无法结婚生孩子,无法买房子,甚至无法租房子的境地。为什么黄马甲运动具有着强烈的传播性?年轻人活不下去,或者对未来没有希望,他们不上街闹事打砸抢才是怪事。
贫富分化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而统治精英仍然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话,等待他们的必然是更严重的社会骚乱。
在美国出现的情况也是类似的,统治精英和广大平民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是经济利益的问题。统治精英拿的太多,普通老百姓拿的太少,考虑通货膨胀因素后,中位数收入在过去三四十年内实际是停滞不前甚至略有下降的。
特朗普当选本身就说明中产阶级跟统治精英之间已经严重分配不公了。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当选,其实是中产阶级几十年来积累下的强烈怒火的一次集中爆发,表达了对统治精英的不满。特朗普之所以能够肆无忌惮说很多出格的话,做很多离谱的事,靠的就是利用了老百姓的愤怒情绪。
这次美国政府关门,两党争的不是修墙这个简单的问题,实际上争的是如何分配全民创造的财富。修墙不过是一个带有象征意义的标志,是在转移真正的矛盾焦点。统治阶层告诉中产阶级们,收入下降不是统治阶级的原因,全是移民和中国人的错。
中产阶级沉沦、贫富分化的原因当然是财富分配不公正导致的,统治阶层怪罪移民、指责中国是顾左右而言他、推卸责任的说法,为的是转移矛盾。统治精英这么说是为了转移斗争的方向,如果不说是外界的问题,那自然就是统治集团的责任,老百姓的怒火就会冲着自己而来。统治精英虽然统治无能,但是找替罪羊却是百试不爽的,如果能让墨西哥人和中国人成为民众怒火的出气筒,这不是很好吗?和历史上欧洲统治者把犹太人当出气筒是一个道理。
其实两党所谓的关门之争,最后无非是中产阶级和统治精英之间怎么分配社会财富的问题。从历史上看,10%的精英人拿走35%的社会财富是一个可持续的能兼顾效率与公平的合理比例。美国政府由谁来执政不要紧,出台怎样的新法律也没关系,最后只要财富分配不公的程度没有下降,不能从50%降到35%,讨论什么理念都没有用,一切改革都是失败的。
统治精英如果不吸取历史教训,继续自私自利占有大多数财富的话,全球化潮流的逆转必然无法阻挡,等待他们的只会是萧条衰退、大的社会冲突甚至是世界大战。
只有悬崖勒马,向大多数民众做出妥协与让步,有意识地让财富分配更加公平,才能使社会平稳健康可持续地运行下去。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END -

点击图片进入鸿商城

▼ 点击【阅读原文】,试听本期课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